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5
Apr

快乐小精灵

04月5th 2009  朵爸  一颦一笑, 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朵朵和姐姐  小朵朵越发出落得人见人爱了,朵朵爸爸也不无得意的成天抱着她到处去玩。
  总有旁人称赞这个小妹妹好乖,或者把她误认作男孩,说这个小弟弟好可爱,听得我心里美滋滋的。特别是小区里的婆婆们夸奖朵儿越长越漂亮了,皮肤又好,长得非常像爸爸。这让我很骄傲,几乎还没人夸朵朵长得象妈妈呢!
  朵朵妈妈不乐意,嚷嚷道:“朵朵长这么乖,是从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,我也有一半的功劳!不,一多半!”
  我才不跟她争功呢,别人一眼就看出来朵朵象我俩的谁了,哈哈。

  然而我又担心,朵朵将来长牙以后,脸型逐渐改变,就没有现在好看了。我的担心是不无根据的,亲眼见过很多小孩子在婴儿或幼儿时期,脸蛋粉嘟嘟胖乎乎的,煞是可爱,但长大后脸型渐渐变化,趋于平庸。
  我怕朵朵也会这样。如果是不可避免,我很想留住朵朵现在的样子在记忆里,最乖的时候。
  因此我们商量好,在朵朵长牙之前给她拍一套儿童艺术写真,保留住这样美好的映像。我不想忘记了朵朵最可爱的样子。
  前些天,正好金夫人婚纱影楼在做周年宣传,拍艺术照有打折优惠。几个美女姐姐抱着小朵朵直夸她可爱,一番甜言蜜语灌得朵朵妈妈晕头转向,乖乖掏钱,给朵朵全额预订了一套艺术照,只等某个晴好天气了。
  昨天是清明节。早晨下过雨之后,空气分外清新。天空逐渐晴朗,似乎湿冷的气候将要一去不返,谷雨以后会越来越热了,小朵朵所穿的衣衫也会越发单薄,显出她小小的、轻巧的身材来。
  于是打电话预定好,周一下午就去给朵朵拍写真。嗯,刻录在光盘的艺术照就可以上传给亲友们欣赏了,还有一张是我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哦!

  在外面当乖宝宝,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但回到家朵朵可不是个善茬。惹她不高兴了就使劲儿哭,不是委屈的哭,而是在大发脾气。
  刚生下来的时候朵朵的哭声细细的,跟小猫咪似的。现在可了不得了,简直是撕破了喉咙,从嗓子眼里迸发出来的,撕裂般的嚎哭,分贝高得吓人,我把她抱起来安慰,被她哭得我耳朵嗡嗡作响,几乎暂时失聪。昨晚给她游泳时一不小心呛了口水,可闯了大祸,我伸臂去捞她时,她凄厉的尖声哭号吓坏了我,声嘶力竭的,震得我耳鸣,若有金石之声。

  轻易不敢惹她了,可有时候不得不做让她老人家不高兴的事情。现在全家人都知道她不喜欢什么,朵朵爷爷感慨:“要是不洗脸,不把尿,不喂稀饭,朵朵一天到晚都像个笑和尚似的,高兴得很。”
  的确,除了这三样忌讳,朵朵成天快活无比,家里洒满了她娇嫩的咯咯笑声,全家人的心情都被感染了。欢天喜地的小精灵,是我们的幸福源泉。

  这几天朵朵竟然又自己发明了一项玩法,就是咬紧下唇,气沉丹田,从嗓子里(甚至是从胸腔),用力发出低沉的吼声:“嗯——”
  说好听点,类似在表达自己威严;直白一点,就像是便秘时在用力,憋出来的那种嗓音,而且要拖得很长,压得很低,嗓音要粗,音调要向下走。
  当她瞪着你,咬着唇从嗓子里憋出粗重的吼声:“嗯——”(拖得长长的),你会不会情不自禁的摸摸她的PP下面,看她是不是在拉便便呢?
  在外面玩时朵朵是要做小淑女的,只有在家里才会给我们这种乐趣和惊喜。于是,每当她作出这样的动作时,可以看见我们争相模仿,咬牙瞪着她,从嗓子眼粗声低吼:“嗯——”活像森林里不期而遇的两只狒狒在打架前互相示威。
  希望这次朵朵不要把这游戏遗忘得太快,让我们多保留一些快乐。
  不过也不要太久,我不想她弄坏了自己的嗓子。我们更喜欢听到的,是她欢快的笑声。

  朵朵的快乐其实很单纯,很简单一件东西就可以让她开心的玩上半天,一张纸片,一个塑料袋,一个玩具小兵。
  她最喜欢扯纸了,不是把纸片撕烂,而是两手各拽住一角,双手一开一合的对扯,像个小机器人似的,扯得纸片哗哗响。
  但是纸片易烂,于是朵朵喜欢上了扯塑料袋,一下一下不停的对扯,弄出嘁嘁嚓嚓的响声。她玩得可开心了,很喜欢听这种声响的样子。塑料袋要超市里的那种,稍微厚一点,能弄出中意的脆响;若是又软又薄的食品保鲜袋,几乎弄不出响来,就无甚乐趣了。

  近来朵朵对爸爸的眼镜发生了浓厚的兴趣,被我抱在怀里时,总是好奇的看着我的眼睛,眉头微皱。
  以前朵朵很小的时候,根本不知道这闪亮的玻璃片原来不是爸爸脸上长出来的一部分,虽然感觉奇怪,但从未怀疑过。
  可最近朵朵醒得早,我熬夜后还在沉睡时,她已经在睡袋里很清醒了,睁着眼玩。有两次她偶然的抓到了我放在枕边的眼镜,很纳闷的拿着看,怎么爸爸的亮片片没有长在脸上了呢?上下的仔细查看,把玩,又扭头来看熟睡中爸爸的脸,心中疑惑更浓了。
  朵朵妈妈醒了,悄悄的看,捂着嘴偷笑。好奇宝宝真可爱!
  然而聪明的朵朵知道了,这个东西不是爸爸脸上长的!从此以后我就不得清净了。
  只要是把朵朵抱在怀里睡觉或是喂奶,她盯着我看,就想要伸手来抓我的眼镜去玩,只要够得着,准一把给我抓下去,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,胡乱的掰,弄得眼镜腿儿扭曲得不成形,镜片上全是小小的手指印。
  玩得惬意时,她还不忘抬头看我,眼神迷惑,没有镜片掩饰的这张脸,是否是熟悉的爸爸的形象呢?会不会把我当作陌生人?
  还好,朵朵虽然调皮,但总归认得爸爸,最疼她也最被她喜欢的爸爸。我心安了。

  

  朵朵坐在爷爷腿上玩纸片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