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10
May

一定要好起来

05月10th 2009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  Trackback  3 Comments

一定要好起来  前几天刚说过愿意自己来替朵朵来承受病痛,没想到这么快就灵验了。

  朵朵这一周来身体欠佳,除了刚被确认的小儿佝偻病,几天以前还有些拉肚子,看着她扑哧扑哧拉出来的稀便便,我就有些胆战心惊:回想起半岁时她连续拉肚子整整一个月的情景,既是担忧,又心疼得紧。
  不敢怠慢,要赶紧给朵儿治。久病成医了,对于熟悉的症状,我们再也不用去看医生,而直接到药房去买药。“丁桂儿脐贴”一盒(没“宝宝一贴灵”时的替代),“思密达”蒙脱石散三包。拿回家先给朵朵贴上,每天一贴,蒙脱石散每天三分之一包,每日三次。蒙脱石散有种特殊的香气,所以朵朵并不排斥,兑水即可直接喂。

  另外,周四发觉朵儿精神萎靡,略有低烧,晚上一测体温,三十八度五。真是祸不单行!第二天又去药房买了一盒“护彤”,间隔着喂她。这药也是甜丝丝的,溶在水里朵朵很喜欢喝。

  很特别的情况发生了——

  刚发誓要替朵朵承受病痛的我,前天突然左边的牙龈肿痛起来,一直疼得嘴都张不开。晚上捂着腮艰难入睡,半夜里疼醒过来,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,疼得神经丝丝的抽搐,头脑发涨,感觉左脸都完全肿胀起来了。
  难受得要死,只好爬起来,喝凉水、咬花椒、吃冰棒,都没有用,一边苦恼的捂着左脸,一边心想:“是不是许愿灵验了啊?如果真的是在替朵朵承受病痛,那也没白疼了!”
  朵朵妈妈也醒了,关心地问我疼不。我几乎张不开嘴,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问她:“你看看,是不是我的半边脸都肿了啊?”
  她看了又看,一句话让我哭笑不得:“唔……可能是有一点肿吧。”
  我晕倒:“难道我就真的胖成这样了吗?!”
  我俩一起笑,扯得我更是疼的合不拢嘴。胸无城府心直口快的朵朵妈妈偶尔的冷幽默还真是有杀伤力。
  翻过来翻过去,折腾了一两小时,总算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  昨天早上起来一看,左脸肿得更厉害了,象偷了个包子藏在嘴里,连累到咽喉,吞咽动作都疼,早饭也就没法吃了。正好要给朵朵买感冒药,一并去药房给自己也买了点药。

  没想到我的牙龈疼起来,朵朵的拉肚子却真的好转了。全天拉的便便都不再是稀水水,而是软软的堆。
  我捂着腮疼,心里却很快乐:只要朵朵好起来,我再疼也值得了!
  继续坚持给朵朵喂药兼贴肚脐,想要她尽快痊愈。当然我自己也要好起来哈。

  今天早上起来,终于牙龈基本上消肿,不怎么疼了,感觉真不错。
  更让我快乐的是,照例给朵朵把便便时,落在盆里“咔嗒”一声,我侧头一看,又是从前的正常的便便了!
  再一探朵朵的额头,也不发烧了。当时我心里那个高兴呀!

  是不是我真的替朵朵分担了病痛呢?不然她怎么好得这么快!
  这念头足够让我快活一整天了。非常值得记上一笔。因为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,我就使劲儿祈祷,让病痛全部转移到我身上来吧,我是成人,足以承受的。如果真的可以灵验,我的小朵朵,我的天使,爸爸心甘情愿。

  写到这里,忽然想起了朵朵身上依旧存在的小儿佝偻病,心情一黯。
  我想我是在自我安慰罢,否则为什么这个病我没有也替她承担过来呢?
  今天抱着小朵朵玩,她小小的身子紧贴在我胸膛,十二肋骨那一对凸起的小包硌得我有点疼,更疼的是心里。
  我只有把她抱得更紧,亲吻她的脸蛋儿,手却抚摸到瘦弱的她背后明显的肩胛骨。

  我有点想哭。
  朵朵,你那么小,那么无助,那样的依恋我们。爸爸妈妈对不起你。
  朵朵,你一定要好起来。
  从今天起,你的病就是我最重要的事。一定要好起来,我们都是。

<杂记>

  朵朵今天胃口不错,喂她也没那么累了。
  小家伙不喜欢吃稀饭(粥),反而喜欢吃米饭,肉丸子,嫩黄瓜,萝卜,以及一切面食:馒头、包子、饺子、抄手(馄饨),我们都疑心她是北方人投胎的。
  还有水果,她很喜欢吃多汁和果粒的橙类,以及近期上市的枇杷。最贵的枇杷我们都愿意买来给她吃。但是她却不喜欢吃苹果,用小匙刮的苹果泥,她一吃就干呕,不知道为何。只有等她以后长牙了再试咯。

  喂饭时是很麻烦的。朵朵很排斥,一给她围上围脖,她就哼哼叽叽的哭闹。
  对刚喂到嘴边的东西,除非很饿,否则她一概不张嘴,生怕是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。非得硬给她尝到一点了,知道是爱吃的东西,这才顺利的张嘴接纳。
  喂她吃东西还得看她心情,除了手里要有玩具可玩,还要给她放歌伴奏,旁边还要有人逗,必要的时候还得伴歌伴舞。
  吃得七分饱了,就紧闭牙关,任你百般哄也不张嘴,自顾自的玩玩具了。喂到嘴边就是毫不理会,我不张嘴其奈我何?

  朵朵胆子小,不过最懂得保护自己的眼睛了,拿稍微硕大一点的东西(如晾衣架什么的)靠近她,她会吓得直眨眼,眯缝着眼睛往后躲,屡试不爽。
  有时候我把报纸卷成筒故意去吓唬她,她也会如此表现,把家人都逗得哈哈笑。
  对从来没见过的东西,她就是这样,又害怕,又好奇,一边眯着眼直躲,一边还伸手去想拿,手还没摸到,又害怕的缩回来。
  虽然如此,朵朵奶奶还是说:女孩儿家胆小一些才好,以后好管,不容易学坏。
  不过对熟悉的东西朵朵就不客气了,报纸和塑料袋一拿到手里,就会两手不停的哗哗直扯,摇铃和小药瓶拿到手里就使劲儿摇,对它们发出的声响很感兴趣;而纸片会被撕扯成碎屑玩,拿到六音琴和小锤就会自己敲;还有一套熟悉的玩具,或用手指拨动,或拉扯,或摇晃,或敲击,每个她都知道怎么玩,聪明得很。

  而且朵朵现在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了,她手里正在玩的东西,无论是谁,一从她手里夺走,立即哇哇大哭,眼泪汪汪,伤心得要命,一还给她马上就正常了。
  小家伙占有欲还很强哈,以后越来越不好哄了。除非另拿她感兴趣的东西跟她交换,她就会松开手,把手里的东西一丢,去拿新玩具了,而根本不管丢掉的是手机还是其他什么易碎品,摔坏了概不负责。

  朵朵丝毫没点有病的样子,成天欢快得很。
  她现在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词语了,如“鸟鸟”,她就会抬头看天上;“狗狗”,她会顺着手指方向去看地上的小狗;“上街街(四川话读:该)”,她最喜欢了,只要站在门口对她一说,她就会欢喜的扑扇着翅膀,身子倾过来,嘴里呜噜呜噜的嚷着,急切的想要我抱她出门。
  一抱出门口,就不肯回头了,家人逗她,站在门里伸手作要抱她之状,她会激动得尖叫,使劲趴在我肩膀上,把脑袋藏起来。
  上下楼的时候朵儿最欢喜了。如果朵朵妈妈走在后面,她更是激动得不得了,把它当作了捉迷藏的游戏。于是我就走在前面,到楼梯拐弯的地方等,朵朵妈妈故意一步步接近,作要抓她的样子,小朵儿被逗得尖叫连连,在我怀里扭动,躲藏,欢喜得很。于是我又抱着她噔噔的跑到下一个拐角。
  一路上,每个楼梯拐弯处都洒落着朵朵的尖叫与欢笑,上下楼成了一场快乐的捉迷藏游戏。
  我和朵朵妈妈都较胖,每次都累得直喘气,但是这小游戏却给了朵朵最简单也最纯净的快乐。

  朵朵又自创了一个新的小把戏,就是玩手指。玩法很简单:食指伸直,中指从上面绕过来,弯曲着盘在食指上,两指相别。她竟然对此很好奇,觉得很好玩,小小的手指头拧成这小手枪模样,还聚精会神的盯着看,简直可爱极了,笑得我肚子疼。
  还有一种就是伸出手掌,五指不停的伸开又合拢,捏成小拳头,她自己看得津津有味,似乎对自己的手指功能有了全新的感受。
  正因为她的手儿太小巧,太乖了,也就显得她的这些动作尤其的可爱。谁不想在这可爱的手儿上亲一口呢?

3 Comments

1

朵朵爸爸  on 05月12th, 2009

测试一下新回复飞信通知功能。
并补上对朵朵妈妈和奶奶的母亲节祝福:母亲节快乐! :wink:

回复

2

朵朵爸爸  on 05月14th, 2009

手机再试试~

回复

3

朵朵爸爸  on 05月14th, 2009

原来手机wap留言是不会被提醒的。 :?:

回复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