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16
May

不亲爸爸了

05月16th 2009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挚爱亲友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不亲爸爸了  我现在不是朵朵最亲的人了。心里有点儿难过。

  出去学习了几天,想念女儿得很,自己舍不得花钱,给朵朵买了漂亮的衣服和玩具,一心想要把她的心夺回来。
  然而,在新买的《读者》上读到了这样一句话,让我不禁伤感:
  “父女和父子不同,父女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别离的结局,而父子,则是一生相守。”
  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。终有一天,我会和我的朵朵分离,再也不能在一起了吗?

  朵朵妈妈在我面前炫耀,说自己现在成了朵朵最亲的人了。
  大概是真的,如同一个月之前对待我那样,朵朵现在对妈妈很依恋了,只要她一伸手示意,朵朵就张开双臂要她抱抱,很轻易的就从我怀里把朵朵吸引走了,甚至我站在门外都不管用。
  朵朵妈妈很得意,说自古以来女儿都是更亲近妈妈呢,当爸爸的再疼爱,最后还是要跟妈妈贴心的。
  我也终于品尝到了那种嫉妒的滋味,把朵朵往她怀里一送:“喏,你去把尿!谁叫她更亲你喃!”

  为什么会这样呢?甚至朵朵对伯父的亲近程度都要超过了我,一招手就要扑过去了。
  我不胜惶恐:怎么短短一个月,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跌了这么多呢?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什么?
  仔细想想,也许确有道理的。这段时间里,因为工作烦琐,我为她所做的太少了。爱的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。
  其实每个人都为朵朵付出了很多,爷爷,奶奶,妈妈……相比之下,我所做并不比他们多,自然也就不能独享朵朵的亲昵了。
  只是前后的反差让我有些失落。小朵朵呀,这个任性善变的小小君王,随心所欲,无法琢磨,恣意挥洒着自己的宠幸,让高高在云端的人儿,瞬间又跌落深渊。

  还是自我安慰一下好了。不定哪天,我一不留神或许又成为她最亲的人了呢?
  唔,不管怎样,对她的疼爱喜悦可一点也没改变。

<杂记>

  现在小朵朵手可紧了,谁要是抢了她手里的东西,哪怕是一张纸片,她都号啕大哭,不依不饶,直到乖乖的还回她手里,犹自气哼哼的余怒未消。
  当然,要是拿更有新鲜感的物事来吸引她,她马上把手里拿着的任何东西顺手一丢,目不转睛的去抓新玩具了。这种舍得精神,才是真智慧,拿得起,放得下。

  朵朵自小就喜欢翘腿,躺在童车里时,总喜欢翘个小小的二郎腿。一只脚笔直的蹬在童车横栏上,右腿弯起来,架在左腿上,这是标准的二郎腿姿势,只差没有惬意的抖动了。世上有谁能够翘得比她更优雅、更可爱、更有趣呢?

  为了更快治愈朵朵的佝偻病,今天去打了一针维生素D3。以后还要每天按摩,并且按时喂葡萄糖酸钙。在注射室里,她怔怔的看着那些号哭的孩子,莫名其妙,不知危险降临,直到针头扎进屁股里,才哇哇大哭。
  长长的针头完全刺入了她的臀部,让我很心疼。有三四厘米长呢!以前打针不是只扎进去一半吗?想一想就觉得疼。
  要好起来,朵朵一定会好的。不然就白疼了哦!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