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25
Aug

无尽的思念

08月25th 2009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挚爱亲友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一岁零十六天[381 days]:

  朵朵的爷爷奶奶带她到遂宁玩去了,还要好几天才回来。
  小家伙离开我们才几天,就觉得这个家里了无生气,冷清得很。没想到和朵朵分开的日子,居然这么无聊!真不知没有朵儿的几年里,我和朵朵妈妈是怎么虚度过来的,当时怎么就不觉得无聊和空虚呢?
  小朵朵带给我们的幸福感,正体现在一天天的忙碌和充实里吧!

  因为要上班,我和朵朵妈妈都不能到遂宁去陪小朵朵,间或休息的一两天,又短暂得不便。
  刚开始时,心里还有些盼望,不用照料朵儿,终于可以好好睡个懒觉了。然而枕边没有了朵儿,心里怎么也踏实不下来,早早的就被窗外各种噪音吵醒了。
  朵朵妈妈也上班去了,我一个人在家,很久没玩游戏了,玩了个头昏脑胀,忽然觉得好无聊:做着毫无意义的事,还不如多陪朵朵一分钟!

  重回二人世界的感觉并不怎么惬意。我和朵朵妈妈好像一下子都失去了重心,找不到生活目标了,有些茫然。
  很久没吃的火锅也没了味道,逛街也无趣。我牵着朵朵妈妈的手,颇为不自在。以前我俩可是一直都手牵手逛街的呀,现在怎么感觉别扭了呢?也许是这一年来,几乎都是手里抱着小朵朵,忘记了牵手的感觉吧!所以她开玩笑说,小朵儿分明就是我们之间的第三者了。

  回到家里,很安静。朵朵的玩具依然扔得到处都是,小小的衣衫还静静的晾在衣架上。
  看电视,玩游戏,都了无兴趣。于是催促她给朵朵的爷爷奶奶打电话,就想听朵朵在电话里的笑声和哭闹。
  小家伙会不会很想我呢?会不会梦见爸爸妈妈?

  和朵儿分开几天,我俩时常谈论的,依旧是小朵朵。
  模仿朵儿发脾气的动作,蹬脚尖,挺肚子,使劲儿哭叫的模样儿,又觉得好笑,又想念得紧。

  小朵朵不在我身边熟睡,床显得宽敞了许多,然而我却不适应了。听不到她小小的呼吸声,握不到她的小手儿,我的心里空空的。
  我梦见小朵儿了,梦里她重新又刮了小光头,顽皮又可爱。忽然想起她从来就是头发蓬松直立,乱糟糟的,像个假小子似的。真要是蓄起柔顺的长发,恢复小淑女扮相,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?我们会不会不习惯?

  在家度过了平淡无味的休息日,真后悔没有赶过去陪伴她,时常想,是不是在一生中陪伴小朵朵的日子里,从此就缺失了重要的那几天?

佛相

  朵儿睡觉的姿势千奇百怪,或搂着我的脖子,或抱着我的腿,或蹬着我的脸,或横睡,或侧躺,或俯卧,或跪拜。每天早上醒来,都会发现她以不同的睡姿呈现眼前。
  总之,半个床都是她的,她想怎么睡就怎么睡,时而床头,时而床尾,——偶尔还会趴在床头柜上呼呼睡——一晚上能呈现多种不同的姿态,象在床上练托马斯全旋似的。以至于往往我醒来第一眼就是寻找她的位置,以免不小心掉到床下去了。

  不过,不管朵儿的睡姿如何变化多彩,她的睡容无不安详,端庄,圆润,很有佛相,常常让我想起那些佛像平和安详的表情,慈悲万物,大美。

投入

  朵朵近来脾气越来越大了,动不动就发火,稍微一惹到她就哭闹。
  她哭闹起来的模样很有个性,梗着脖子,挺着胸,使劲儿蹬脚尖,哭得很是浑身打颤。
  朵朵每一惹到就哭,根本不分轻重缓急,每哭必全情投入,毫无保留,没有什么随随便便哭两声的敷衍态度,哪怕只是给她穿鞋子慢了点儿,她都极为投入,激情四射,声嘶力竭,震耳欲聋。
  小姑奶奶,多大点事儿啊,你就随便哼哼几声不就得了,至于这么严重么!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