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19
Oct

姑娘我爱你

10月19th 2009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挚爱亲友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2 Comments

一岁二个月又十天[436 days]:

  朵朵酷爱猫猫狗狗等小动物,于是早商量好,方便的时候带朵儿到动物园去玩。
  本县有一家不大的动物园,由于地方政府财政拨款有限以及游人稀少,已非常冷清,快要维持不下去了。不过毕竟是离我们最近的动物园,只要朵朵喜欢,我们就兴冲冲前往了。
  较之去年,动物园的困趸更甚,处处杂乱颓败,弥散着野兽的粪尿气味。园内的动物也日渐稀少了,小猫熊等动物已经不见踪影,只剩下鸵鸟、梅花鹿、黑熊、孔雀、猴子、狼等十来种动物,亦是肮脏瘦弱,精神萎顿;不过,却还有一头雄狮,囚禁在一狭小的铁笼小屋里,两年来意外的还未饿死或病死,懒洋洋的趴在污秽的笼子里打瞌睡,只偶尔发出摄人心魂的浑厚长啸,似怒似哀,其中蕴含着令人畏惧的无穷力量。
 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,朵朵平时里对图画中的动物充满好奇,喜欢得很,总要叫我一一指出名称给她听;然而真的到了它们面前,朵儿却似乎毫无兴趣,视若无睹,反而对平日常见的鸽子最兴奋了,看它们落下,就欢喜得前去亲近,一靠近鸽群呼啦啦飞起,吓得她赶紧转身逃。
  是不是笼子里那些又脏又臭、神情木然的动物,根本没吸引她的注意呢?图片上看到的,可尽是毛色鲜亮、神情骄傲的漂亮形象,朵朵的脑海里,大概是没联系到一起吧,所以喜欢不起来,毫无兴奋之情了。
  在看猴子的时候,买了一袋生的红薯条,让朵朵的小手手拿了一条,去喂小猴子。没想到猴子一伸手,把朵朵吓得缩了回来,看看手里,她竟然把生薯条一下子喂到自己嘴里了。这下倒好,小家伙开始哭闹着争薯条吃,不依不饶的。猴子没吃到多少,她自己就吃了个够。
  不过看着小朵朵贪吃耍赖的可爱样,不就是个活脱脱的顽皮小猴儿吗?

  朵妈的新笑话:
  在动物园的草坪里,有给小孩子们玩的滑索,就是一根斜拉的钢绳上用滑轮挂一个吊环,孩子们可以抓紧吊环,顺着滑索从平台上一滑而下,借惯性滑出老远,小孩们很喜欢玩的。
  我们到的时候,有几个小孩子在玩,看样子都不过六七岁,玩得很开心。
  朵妈一见,两眼冒光,很羡慕的盯着孩子们玩。等他们玩累了,走得差不多了,她忍不住悄悄对我说:“我也想耍一哈!”我白了她一眼: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!
  由于滑到低处的滑轮和吊环需要用手拉回原处,两个小女孩个子太小够不着,就过来央求我帮忙,我答应了。
  朵妈见状赶紧说:“我小时候都没玩过,我也要玩嘛!”
  我哭笑不得的默许了,朵妈欢欢喜喜的忙不迭跑上台去,厚着脸皮抢在俩小女孩儿前面排队。
  等我牵动引绳把滑轮拉回台上,朵妈笨手笨脚的抓住吊环,才发现本是针对小孩子的游玩设施,钢索架设很低,以便小孩子双手抓紧吊环,稍微弯腿就可离地,径直滑下;然而自己哪怕尽量弯曲双腿都仍然站在台面上,像个挂在晾衣绳上的绒毛大猩猩。
  背后排队的小女孩建议她站在木台边沿,然后往前跳,就可以滑下去了。朵妈果然信以为真,笨拙的抓住吊环,双腿一蹬——
  “嘭!”朵妈没能抓紧吊环,重重的摔在了台下。显然她过于低估了自己的体重……
  朵妈发出惨呼,半天动弹不得。幸好台下有安全绳网接着(可惜是针对身体轻很多的小孩子的),饶是如此,她仍旧摔得够呛,脚也崴了,因为她的体重把绳网都几乎压塌了。
  我抱着朵朵赶紧过去扶她,她脸色都白了,怎么也站不起来,可怜兮兮的坐在绳网里,又不好意思在小女孩们面前哭,自己又想笑,表情变了又变,强忍着没哭出来。
  等痛过劲了,我搀扶着朵妈慢慢站起来,走到一旁长椅上去休息。没人看见了,她背过去偷偷抹泪,不好意思哭出声来。
  我抱着朵朵一边安慰她,说着说着,想起开头她死乞白赖非要玩,兴冲冲的跑到小女孩前面加塞儿,现在又可怜巴巴的偷着哭,对比之下,强烈的喜剧效果呼之欲出,忍不住扑哧一笑。
  朵妈正找不着地方出气,就嗔怪我幸灾乐祸,其实我哪里有啊,只是越想越好笑,越发忍不住,哪怕硬绷起脸来,还是忍不住闭紧嘴唇“扑扑”的笑,终于把朵妈也逗笑了。
  可不,这都什么事儿啊!好生生的,非得抢小孩子的玩意儿,多丢脸!自己平添伤痛不说,上不了班,别人问起原因来,还真不好开口呢!

  上周,朵朵拉肚子了好些天,身体吃了大亏,脸蛋儿都小了一圈。
  医生说不能沾油荤,结果小朵朵几天里全吃稀饭和腹泻期奶粉,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,可把她馋坏了。营养没跟上,她的身体也虚得很,本来早已会走路了,那几天里双腿无力走不稳当,象只中弹负伤的战斗机,展着翅膀走得偏偏倒倒的,时不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  几天没吃肉肉,小朵朵心里难受,看见我们吃肉,她急得直嚷嚷。
  到市场里买菜时,卖荷叶鸡的大婶看着我和朵朵,说:“这俩爷子(父子俩)长得好像哦!”——朵朵带着小红帽,被她当成小男孩了——听得我心里好不自豪,美滋滋的。
  平时,朵朵最喜欢香喷喷的荷叶鸡了。盘子端到餐桌上,诱人的香气飘到朵朵鼻子里,小家伙垂涎三尺,围着餐桌打转,踮起脚尖去看,无奈她个头太小,踮起脚尖眼睛刚好与桌面持平,伸手也够不着,急得她直叫。真让我怜惜万分!
  吃了几天药,又忌了油,朵朵的病情本已好转,便便也干燥了,可爷爷奶奶太过心疼她,刚好一点儿就忍不住给她开了荤,喂了一些肉肉,朵朵乐坏了。
  但是第二天,朵朵马上又拉肚子了,稀水水直喷,让我们叫苦不迭。再给她灌药,又觉得她好可怜。
  一位婆婆说了个偏方,她家小孙子拉肚子就是靠它治好的。先是用梨子加冰糖和大蒜,蒸出汁水来给朵朵喝,然后把黄连细细磨成粉,兑水给她灌服下。
  黄连究竟有多苦,我不得而知了。可是看到朵朵被灌黄连水时,猛烈挣扎,双脚使劲蹬踢,哭得声嘶力竭,就可想象它有多难以下咽了。需知朵朵近来虚弱无力,灌药时从来没挣扎这么厉害过。
  我一边紧紧按住朵朵,捉住她的双手,心里多难过,心疼她,恨不得替她来喝光。她还只不过是个一岁多的小小孩呢!
  偏方或许真的见了效,精心照料下,朵朵终于快要康复了,不再拉肚子啦,便便拉上干燥的一堆,好痛快!
  逐渐开了油荤,蛋蛋喂了,没事;肉丸子喂了,也没事;水果自然不在话下啦!
  朵朵逐渐恢复了精神,走路也有劲儿了,又回到了成天欢欢喜喜的状态。而且经过这么一折腾,朵朵胃口大开,到点就饿得直哭闹,急吼吼的想要吃东西。给她喂饭、喂菜、喂丸子,她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来接着,像只嗷嗷待哺的小麻雀似的。
  我们很欣喜,小朵朵的胃口可从来没这么好过,肯主动的求食呢。要是一直这么乖下去多好!

  朵爸出差,心情被郁闷了一下:
  在路边餐馆里吃饭时,看见一老婆婆抱着个胖乎乎的女婴坐在旁边,小家伙才几个月大,肥嘟嘟的,身上全是肉肉,脸蛋儿圆圆的,看得我很是喜欢,恨不得在她圆滚滚的小屁股上拧一把。
  我看得很走神,一看到胖乎乎的小女孩儿,我总情不自禁的联想起我的朵朵,多么瘦小纤弱,一样的活泼可爱。
  小女婴被我看得呆呆的,有点儿怯生,盯着我想躲。老眼昏花的老婆婆留意到了,就逗怀抱里的小孙女,说了一句让我郁闷至今的话:“乖,看爷爷吃饭饭哈,给爷爷问好!”
  我暗喷一口鲜血!什么眼神啊!我有那么显老么?
  虽然老婆婆很快意识到错误,赶忙纠正并道歉,我心里受了严重内伤,发作不得,郁闷哪!晕菜了很久,心里想,也许真的是这一年多来,为了朵朵磨心,把我自己催老了不少罢……
  后来说给朵妈听,把她乐坏了,幸灾乐祸:这下总知道你自己有多老了吧?

  朵爸洗鱼缸,手不小心挂伤了,破了皮流了血,有点火辣辣的疼。
  我故意逗小朵朵:“好疼,来给爸爸吹一下。”
  小朵朵果然笃笃笃的走过来,小嘴儿凑近我的伤口,轻轻的吹了一口气。她简直什么都听得懂了。
  那小小的一口气,吹得我不胜欢喜:“朵朵好乖!这么孝顺,爸爸将来要享福咯!”

  朵朵最近格外爱干净,总喜欢扯纸巾,或在额头上作擦汗状,或弯腰擦自己的小鞋子。
  她总爱拿个抹布到处擦,茶几,餐桌,椅子,都要擦几下下,甚至在地板上都要仔细擦了又擦。
  以后要是她勤快,爱做家务,那我岂不是要早早的享福了?

  教朵朵认图书上的动物,模仿它们的叫声。
  然而朵朵自打学会狗狗叫之后,现在无论学什么动物叫,都是撅起可爱的小嘴儿成小圆圈状:“沃沃沃!”全部都和狗狗叫无差别了。一问她XX是怎么叫的,她总是撅起嘴:“沃沃沃!”
  费了好大力,反复教她,她终于学会老鼠和小羊的叫声了。不是很像,但总是个进步,挺可爱的。
  问朵朵“小老鼠是怎么叫的?”她马上缩着脖子,开心的学:“叽叽叽!”;问她小羊羊的怎么叫的,她就会回答:“没没没……”虽然学得不是很像羊儿咩咩的叫声,但童稚之情让我动容。

  朵朵近来对安抚奶嘴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了,哭闹时要吃,睡觉时也要吃,就连睡着以后,要是给她从嘴里取出来,她一惊觉,就嘤嘤啜泣,非吃奶嘴不可。
  只要她有一点点清醒意识,就闭着眼睛不停哼哼唧唧,逼着我拿奶嘴给她,简直像个呼呼睡懒觉的小猪猪。
  至于平时,她在家里闲逛,一看到奶嘴,第一反应就是一把抓来,喂自己嘴里,然后走来走去的玩,同时咂得吱吱响,丝毫不觉得羞愧。

  本以为我已经很爱朵朵,对朵朵很好了,跟网友木易一交流,才觉得,原来做个好爸爸,自己还离得很远,做得很不够,我对朵朵的好,只是过度的宠爱甚至溺爱罢了。
  我不会做饭,网上那么多针对宝宝的营养搭配,我都不会做,学都不去学;
  在“妈妈说”等网站看到那么多育儿知识和经验,看得我眼花缭乱,晕头转向,干脆什么都不看了,完全凭着感觉在带孩子,孩子冷不冷,饿不饿,身体状况如何,全是我俩自己的揣测;
  这次朵朵拉肚子,就是明显的例子。我们并未没有用心,只是经验不够,又疏于照顾,自己先慌了手脚,才对朵朵影响这么大。
  以为自己做得够好了,听了木易谈孩子的心理健康培养与呵护,才明白,人家更用心,更负责。每个父母都把孩子当作无价珍宝的,爱都是一样的,只是各自的专注不同。

  最近有一首新歌《姑娘我爱你》,我和朵妈都喜欢。
  我也偶尔哼唱,每当唱到“亲爱的姑娘我爱你,让我走进你的世界和你在一起;亲爱的姑娘我爱你,生生世世为你付出一切我也愿意”时,正自得其乐玩耍的小朵朵就会好奇的回头看着我,偏着小脑袋,似乎听懂了歌词的意思。
  我情不自禁的把朵儿搂到怀里,反复对她唱这几句:是的,朵朵就是我最亲爱的小姑娘,为了你我也愿意付出一切!
  我喜欢对着小朵朵深情的唱“亲爱的姑娘我爱你”,喜欢看她专心倾听、似懂非懂的表情,也喜欢抱着她哄她睡觉时,把这首歌当作催眠曲,轻轻吟唱,凝视她晶亮的眼神,逐渐迷离,恬然入梦。
  我总觉得朵朵似乎能听懂这歌的,至少她懂得“亲爱的姑娘我爱你”这句,否则她的眼神为什么这么软,这么亮?

  再听一遍吧,这首歌还是满好听的:《姑娘我爱你》

  歌词

  长长的头发
  黑黑的眼睛
  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你
  山上的格桑花
  开的好美丽
  我要摘一朵亲手送给你

  纯纯的笑容
  傻傻的话语
  烙印在我的心头难忘记
  头上的彩蝶啊飞的好甜蜜
  想要对你说我已爱上你

  亲爱的姑娘
  我爱你
  让我走进你的世界
  和你在一起
  亲爱的姑娘
  我爱你
  生生世世为你付出一切
  我也愿意

2 Comments

1

酒中仙  on 11月1st, 2009

哈哈,唐爷爷!!活活!

回复

朵朵爸爸 Reply:

:smile: 酒兄你太客气了~

回复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