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22
Oct

糖糖姑娘好美美

10月22nd 2009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一岁二个月又十三天[439 days]:

  给睡梦中的小朵朵喂完了奶,小家伙闭着眼睛在枕头边悉悉索索的摸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安抚奶嘴,看也不看就喂到嘴里,嗞嗞的吮吸着,又沉沉睡去了。其间就一直没睁过眼,处于半梦半醒状态,简直令我忍俊不住。

  小朵朵的健康成长,让全家人都为之喜悦。现在朵儿已经会走路了,而且因先学会爬行,所以走得比一般孩子更稳当,笃笃笃的,卧室、厨房、洗手间、阳台,几乎每个角落都有她的身影。下一阶段,就只盼着朵朵学会说话了。
  朵朵现在只能说一些简单的词汇,如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、“爷爷”、“奈奈(拿来)”等等。有时明明她会说的词语,偏偏不说给你听,怎么逗都没用,让我怀疑她是否真懂这些词语的含意。
  有的时候,她也会不停的念叨一些含糊不清的发音,让我们猜测其含意,完全摸不着头脑。这可能是她不断在学习语言能力,吸收和创造新词汇的过程吧?
  本周,朵朵创造了一个新的口语词汇:“美美”(四川方言里读四声,音同普通话的“妹妹”)。
  起初是我教她:小羊是怎么叫的?咩咩。但“咩”字的发音mie对于她似乎有点儿难,她模仿着发音,就变成了mei,含笑抿着小嘴唇,不停的重复:“mei~mei”,奶声奶气的,模样儿很可爱。
  看她读得这么可爱,我们都很喜欢,就爱逗她说:“mei~mei~”小朵朵就会跟着重复,自己也觉得很有趣。慢慢的,不自觉中就加上了音调,演变成了四声的“美美”。
  为什么要用“美美”而不普通话本身就是四声的“妹妹”来表示呢?
  因为这个口语词汇又被我们增加了新的涵义,丰富了它的用法。比如,我们爱逗小朵朵,问她:“朵朵今天穿的衣裳好漂亮,美不美?”朵朵似懂非懂的重复:“美~美。”
  “奶奶做的饭饭香不香?美不美?”朵朵一个劲儿点头:“美~美。”
  “糖糖好不好吃?美不美?”朵朵还是点头,惹得我笑着提示她:“美得很!美得很!”(很像《武林外传》里佟湘玉的口语哈!)
  再逗她:“朵朵乖不乖?美不美?”朵朵点头,奶声奶气的回答:“美~美。”
  这个时候,任谁都会忍不住欢喜的把朵朵抱在怀里亲上几口:“朵朵就是个小美眉!”此时,“美美”又化作“漂亮美眉”的含义了。

  朵朵拉肚子痊愈过后,近来胃口大开,好像总是很饿的样子,一看到饭饭端来就迫不及待,急猴猴的跺脚哭闹,想要吃吃,生怕慢了一丁点儿。
  她还经常把手里的东西喂到嘴里,什么都敢吃,小玩具啊,水果糖啊,小勺啊,鞋子啊,瓶盖啊,甚至手机,都要放嘴里咬。看见她腮帮子鼓囊囊的动,嘴都合不拢的样子,我屡屡吓一跳,赶紧让她张嘴,伸手指给她掏出来。
  可小家伙很饿很生气,每次都狠狠的咬,我要是取出来慢了一丁点,就要被咬得很惨。家里时不时听到倒吸凉气的一声惨叫,不是我就是朵妈又成了倒霉蛋了。
  今天中午,小朵朵把一枚核桃又塞嘴里,我赶紧按住她,用手指去掏。朵朵被激怒了,狠狠的咬了我,仅有的六颗小小的门牙很尖利,把我的手指咬得生疼,可小家伙不解恨,用全身力气使劲儿咬,用力得连蹬紧的双腿都在发抖。我苦不堪言,又不敢用强,非得等她松开嘴了,才敢把手指抽回来,不停的吹凉气。
  这不,傍晚带她去俱乐部玩时,她又把纸巾吃在嘴里,我伸手指去掏时,她使出吃奶的劲儿狠狠咬了我,痛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,在楼道里回响,上下几层的邻居都可能听到了……哎,真丢脸啊!

  胃口好了,朵朵肯吃饭咯,再也不必躺着喂了,而坐在小凳子上,围着带兜的贝儿欣硅胶围脖,专心致志的等着妈妈一口一口喂她。
  可肚肚稍微有点儿饱之后,她就不安分了,躲避耍赖,要玩具,或者抢筷子,或者走来走去的玩,朵妈端着玩就在后面追,逮着机会赶紧喂一口。
  这么大的小孩子,该是学着自己吃饭的时机了。我有为她买带吸盘的儿童餐具,可以把小碗吸在桌面上不被打翻。以后要教她自己吃饭了,盛一点儿米饭在小碗里,让她学着用小勺子去挖,喂到自己嘴里去。
  下午尝试了一回,效果不理想,饭粒和丸子洒了一地,兴致勃勃的朵朵成了个小花脸。这好歹是第一回,万事开头难嘛。以小朵儿的聪明劲儿,应该不难的。用不了多久,她就会自己吃饭咯!

  朵妈有个缺点:有点儿馋嘴,爱吃零食小吃,当妈妈了,还像个小姑娘似的经常偷嘴。
  以前朵朵看见妈妈偷嘴,却不大懂得,只是看得入神,下意识的咂吧嘴。可如今小朵朵胃口奇好,看见妈妈吃东西,就急切的哼哼叽叽,绕圈儿缠着要吃。
  朵妈不由哀叹:从此以后,要偷嘴只能避开小朵朵了!
  (朵爸旁白:只要不遗传你馋嘴的特点给她就好了……)

  朵朵不大有音乐细胞,却也不妨碍她自得其乐。
  心情好的时候,听到音乐她会笑嘻嘻的跳舞,简单扭动几下给我们欣赏,喜欢听我们的赞扬。这些天,她又自学了一招:转圈儿。
  一高兴起来,她在原地转几个圆圈,慢吞吞的,但摇摇晃晃,害我们都担心她转晕了摔倒。
  朵朵转圈儿和别人不一样,她只用左脚转,右脚一颠一颠的作圆心,手臂张开象小鸭子,姿势歪歪扭扭,可独具个性,别有乐趣,引得我们总爱逗她:“来,朵朵,转个圈圈儿!”

  朵朵近来不爱打人了。
  ——且慢庆祝,她改用脑袋撞了!
  她一高兴起来就喜欢用头顶,虽然是轻轻的,可她乐此不疲,一下一下的撞,自己不晕,也怕她撞疼呀!
  最开始只是我教她“顶牛牛”游戏,用额头相抵嬉戏,还摆头做亲昵状。可如今她喜欢用头直接撞了,撞得微疼,她还上了瘾,高兴地一下下撞我。额头正面撞累了,她还会用侧面来撞。我不敢跟她硬顶啊,只得拿侧脸迎接,有时被她撞得鼻青脸肿。
  其实朵朵是很蛮的,不怕疼。有一次她猛一仰头,后脑勺正撞在我下巴上,我顿时眼冒金星,牙齿都嗑缺了一小块儿,可朵朵居然若无其事,一声没哼。只有打针才是她最怕的事情,呵呵。

  一点点轻微的疼痛,非但没让朵朵害怕,反而喜欢得很,乐在其中。
  曾经开玩笑的吓唬小朵朵,用晾衣服的小塑料夹子轻轻夹她手指。刚开始朵朵有点儿害怕,可感受到只有微疼后,她反而不躲了,主动的伸出手指让我夹。
  现在她把这当做了一种游戏,喜欢把塑料夹拿来,示意我跟她玩。夹着她手指,她还好奇的端详,然后竖着指头走来走去的玩。我要是给她取下来,她还不依呢。
  我自己试过,虽然只是微微有点儿疼,但夹久了指头会发木,多多少少有点儿难受的。小孩子的心思还真难猜。

  朵朵可喜欢吃糖糖了。
  虽然明知道吃糖对她不好,可忍不住给她尝过一回后,朵朵便对那甜蜜的滋味入了迷。只要一看见花花绿绿的糖纸,就嚷嚷着要,急得直踮脚尖。
  每晚朵朵的爷爷奶奶都要到俱乐部里去玩牌。那里面基本上都是小区内的老年人,好多婆婆都很喜欢小朵朵的。逗她的人越多,她的性格会越来越大方,对她的成长有益,所以我也经常带她到俱乐部去玩。
  婆婆们看见朵朵就喜欢来逗她,可小朵朵胆小又害羞,总是躲在我怀里不让人家碰,只有非常熟的人才可以抱一抱。
  跟朵朵奶奶要好的冷婆婆就喜欢带点糖糖、饼干之类的,哄得小朵儿到她怀里抱抱。零食当前,馋嘴的小家伙图一时口快,果然放弃了抵抗,被逗得团团转。
  昨晚,又在俱乐部遇到了冷婆婆。可她没有带糖糖,握拳作势哄骗着小朵朵过去。朵朵摇摇摆摆过去,扳开她手指,却落了场空。
  大家都逗朵朵,叫她非要冷婆婆拿糖糖出来。朵朵果然伸出小小的手掌,摊开向上,嘴里念念有词:“奈奈!奈奈(拿来)!”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  冷婆婆故意问她拿什么来,在旁人引导下,朵朵无声的咂吧嘴,小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作吃糖状,示意给冷婆婆看,再次引得大家哄笑。最后冷婆婆还是从别人那里抢了一颗糖,才慰藉了这颗幼小的童心。
  朵朵对糖糖的执着成了俱乐部里婆婆们津津乐道的趣事,没想到,今天晚上再带朵朵到俱乐部里玩时,好些婆婆都专门带了糖糖在口袋里,看见朵朵来了,竞相掏出来引诱她。
  小朵朵心里乐开了花,也不认生了,也不拘谨了,谁拿出糖糖来都可以把她哄过去,欢欢喜喜的攥着糖糖回来,递给我,嘴里一个劲儿嘟囔:“剥!剥!”这个字竟然发音很准很清晰。
  明知道糖糖吃多了对她不好,可看见朵朵一脸的幸福样儿,即专注又期待,我就不忍心剥夺她的乐趣,只好剥开糖纸喂给她(心想,总比她自己囫囵吞枣要好吧)。
  小朵朵嘟着腮,闭紧嘴,忘情享受这甜蜜的滋味。无比惬意的满足感,才真的是“美~美”!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