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22
Dec

五百天

12月22nd 2009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一岁四个月又十三天[500 days]:

  刚才给小朵朵喂奶,我冰冷的手不小心触到她温暖的身子,睡梦中的小家伙被冰得呲牙咧嘴,神情苦恼,却不肯睁开眼,嘟哝几声又呼呼睡去,令我忍俊不住。
  意外的发现,今天是朵朵诞生后第五百天了。多奇妙!小朵朵已经能说会走了,就快学会跑和对话啦。虽然她还很瘦弱(体重约二十三斤),个头却不算矮了,八十二公分左右,发育良好。
  给朵朵买的婴儿游泳池一直在用,可只有八十公分高,现在即使几乎要放满水,朵朵仍旧可以悠哉游哉的踮着脚尖站在里面。由于身高增长,池壁不再能阻挡她的视线,小家伙喜欢扒着边沿往外张望,甚至把双腿都翘出来。可游泳桶是软的,一不小心就可能倾泻,水漫客厅。要知道,当初只需要放半桶水,小朵朵就只能在水面漂来漂去,根本碰不到池底呢!可想而知这五百天来,朵朵从一个小小婴儿发生了多大的变化,成长有多快。
  最过分的是,小朵朵喜欢踮着脚尖扒在桶沿看电视,专心致志,目不转睛。她最近变成了一个小电视迷,尤其是喜欢看动物,以及那些眼花缭乱的各种广告,对那些变幻多彩的画面充满了好奇。画面中若是有小孩子,就更是吸引她了,看得入了迷,圆圆的眼睛里闪着光。
  看来等到过年时,就不用再给朵朵游泳啦,这婴儿游泳池都容不下她了。多玩耍、多运动,一样能够起到增强体质的作用的。朵朵会越来越活泼,越来越健康。

  有时候朵儿也让我们很担心。几天前的深夜里,朵朵忽然无缘无故的哭醒了,一发不可收,号啕痛哭,泪水涟涟。我和朵妈哄了她好久,又不知道原因,究竟是她生病肚子疼,还是做了噩梦吓坏了?我们猜测不到,小朵朵又不会讲,只哭得伤心欲绝。我心疼她,抱在怀里哄,抽泣的朵朵渐渐平静了,泪眼朦胧,可怜巴巴的望着我。
  可是小家伙蜷缩在我怀里,不许我坐下,不许我停住,只能轻拍着她走来走去。即使她困乏得迷迷糊糊,似睡非睡,我要是悄悄的坐下来休息一下,她马上能感觉到,闭着眼在我怀里扭动,不满的哼哼;要是我还不依从,惹恼了她,重新又哭闹起来,逼我起来走动。哪怕我只是停下来站住歇会儿,她也能感觉出来而发作。她是很享受我走动时怀里轻晃的感觉,婴儿都是如此吧,据说与胎儿时期在妈妈肚子里的晃动相似,宝宝很熟悉,就会慢慢安静下来。(可我不是朵妈咧?……)
  然而抱久了我手臂酸痛,只能坐下歇歇,宝宝马上就醒了,蹬来踹去,哭闹着发泄不满。硬下心来,不去理会她,任她哭得不亦乐乎,声音都嘶哑了。哭了许久,朵儿终于疲惫不堪,渐渐停止了哭啼,沉沉睡去。
  看着她时不时委屈的抽啜两声,我不由满心歉疚的给她盖好被子,在她小小的额头轻轻一吻。

  小朵朵如今脾气可大了,一惹她不高兴就会跟我们怄气。她赌气有三种方式:
  一是扭着身子做拒绝状。比如婆婆们给她糖糖,她就递给我,嘴里念叨:“剥!”我故意逗她,不剥开糖纸而直接还给她,小家伙生气了,哭哭啼啼的扭着身子不接,把双手偏到旁边去,不让我递到她手上,还急得直跺脚,哭得可恼火了。如此屡试不爽。
  我给她买了水彩笔教她画画,可她乱涂乱抹,沙发、小凳、图书上到处画,小脸蛋和小手儿上一塌糊涂。我不得不没收了她的水彩笔,每次只给她一只,让她在纸上画画。小朵朵不会拔下笔帽,就递给我帮她,我故意不拔,递还给她,小家伙哭闹着不接,把身子扭到旁边去,涕泪俱下,如出一辙。
  第二种更有趣,小朵朵居然赌气会转身就走(泪奔),有时直奔墙角,垂头面壁,痛哭不止,实在太搞笑了!(很像某卡通表情啊…)逗得众人无不哈哈大笑,但见她伤心得泪如雨下,我只能忍笑赶紧追上去,把她哄回来,犹自梨花带雨涕两行,抽啜不止。
  更多时候,朵朵是最经典的第三种方式(从很小的婴儿时期就如此这般了):一受了委屈,朵朵呆立原地,泪珠在眼眶里打转,皱起眉头,紧闭着嘴,但是嘴唇扁啊扁,两边嘴角向下弯,逐渐弯成了一道委屈至极的弧线,终于无法自制,张嘴哇哇大哭,大颗的泪珠纷纷滚落,伤心到了极点。朵朵的嘴唇很薄,所以弯起来很好看,无论是向上弯的笑还是向下弯的哭,让我总忍不住要在她的小嘴嘴上亲一下。见她这样委屈这样难过,谁不会心疼的马上把她搂进怀里哄呢?
  偶尔朵朵也是不哭的。某天她调皮捣蛋,我佯作呵斥她,小家伙愣住了,呆呆的仰脸看着我,圆溜溜的眼睛,半张的嘴唇,表情迷惑,可怜巴巴的。我一下子就心软了,抱起她就亲,小朵朵又活跃起来,咯咯笑着躲避。
  有时朵朵也会假哭,装模作样的干嚎。就她的年龄来说已经装的很像了,可是没有一滴眼泪,却满含笑意。以至于我偶尔也逗她:“朵朵,来,假哭两声。”朵朵也不害羞,马上扁着嘴“嗯嗯嗯”假哭,又笑嘻嘻的等我表扬。

  朵朵现在睡觉不老实了。
  以前,到了睡觉时间,只要把她放进被窝,把洋娃娃给她抱着,对她说:“朵朵乖,睡觉觉了哈!”小朵朵就会笑眯眯的冲我们直点头。她一个人不哭不闹,自个儿玩一会儿,渐渐睁不开眼,很快就睡着了,还紧紧搂着洋娃娃,嘴里的奶嘴蠕动不止。
  可如今,我们一离开,她没人陪就睡不着,翻身坐起来玩耍,偏着头寻找我们的身影,啊啊的打招呼。甚至有一次兴奋过头,在床上乱爬,一不小心栽了下来,哇哇大哭,脑门上碰了一个大包,很久都没消,心疼死我了。
  没办法,只好陪着她睡(通常都是朵妈陪她,因为每晚我都要在半夜给她喂一次奶)。她仍旧不肯乖乖睡觉,要跟洋娃娃玩好半天,用手一一指认洋娃娃的头发眉毛眼睛耳朵鼻子嘴巴,然后和自己的对照,让我念给她听。玩得兴起,她还会把安抚奶嘴抽出来,喂洋娃娃吃,要知道奶嘴跟她命根似的,连爸爸妈妈假装要尝她都不肯给。
  把她放在床上,刚要给她盖上被子,她立刻双腿朝天顶住,不肯老老实实盖上被子,随时蹬开,还得意的看着我嘻嘻笑。真是个小坏蛋啊!

  小朵朵无忧无虑,成天欢欢喜喜,笑声不断。细细寻味,还真没有什么事可以让她不开心的。
  婴儿时期她的三大烦恼:洗脸、把尿、喂饭饭。如今把尿她不会哭了,喂饭饭也吃得蛮香(胃口时好时坏),如今唯一的烦心事就是洗脸,偏偏每天必不可少,早晚都要。
  不知道为什么,朵朵一直很排斥洗脸的,毛巾抚在她脸蛋上,比什么都难受,逃也逃不掉,急得她哇哇叫,使劲儿挣扎,每次洗脸都惹她哭得眼泪汪汪的。以至于一听见妈妈叫她洗脸,小家伙丢下玩具转身就逃——她还不会奔跑,只能小碎步逃走,每次都被捉住,洗得尖叫不止。
  说实话我是不愿相信朵朵是不爱干净的娃娃,她只是很排斥洗脸蛋,洗小手手就很顺从,还会听话的换另一只手。也许,毛巾覆在脸上让她不能呼吸而害怕吧。

  【大半个月没有更新朵朵的日志,并不是朵爸太懒,而是被其他的原因困住了。众所周知,近期变幻莫测的政策,如凛冽寒风吹拂得人心惶惶,不胜烦扰。断网、断网、又是断网,小小的窝,一个孩子的成长记录,都容不下,安不定,何处才是朵朵真正的小小星空呢?】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