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8
Feb

奶声奶气

02月8th 2010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一岁五个月又三十天[548 days]:

  给睡梦中的朵朵掖好被角,小朵朵忽然轻声的梦呓:“爸爸。”只一下,我的心都软了。这种甜蜜的滋味,只有身处其境才能体会。
  这两个月来,朵朵说话越来越清晰了,也学会了更多的词汇。现今她已经熟稔了家人的称谓,连不常回来的伯父,她都叫得清清楚楚。
  心情好的时候,小朵朵饶有兴趣的将家人的名称一一叫上来:爷爷、奶奶、爸爸、妈妈、姐姐、伯伯、祖祖(曾外祖母的口语称谓)。每个都咬字清晰,又奶声奶气的,颇有稚趣(最近又学会叫舅舅了)。她就这么逐个的叫,叫一个就停下来等我的赞许附和,似乎把这当做一种有趣的游戏,和我一唱一和玩得开心。
  朵朵这么大的幼儿,基本上都只会重复叠音的称呼,若是两个不同发音的词,她就不会说了。比如好久不见的二姑妈今天回来了,朵朵怯生生的往我怀里躲。我教她叫“姑妈”,她愣愣的发怔;我改口教她叫“姑姑”,她一下子就学会了,娇声叫“嘟嘟”(发音不准,呵呵)。

  不止是家里人,朵儿对外人叫得也非常好,最可爱的是她会根据对方年龄,正确地选择恰当的称谓。
  朵朵看见年老的女性就会叫“婆婆”,这个发音有点不准,叫成了“饽饽”,呵;
  她看见年轻一点的女子,就叫“阿姨”,刚学会时是这么叫的:“à-yi !”听上去就像是“啊(四声)咦”,两个字的发音连在一起,好似同一个字的变音。后来慢慢的叫得越发清楚了:“阿~姨!”前面的“阿”字拖得可爱极了。
  看见年龄更小的,朵儿就会叫“姐-姐”,起初有点近似“吉-吉”,现在已经很清晰了。比自己更小的,她就会叫“妹~妹”。
  看见老年男子就叫“爷爷”;年轻一些的,就叫“伯伯”(方言里发音类似“北北”);有的比我年轻,就教她叫“竹竹(叔叔)”;大男孩就叫“哥哥”,小的叫“弟弟”。这些朵朵基本上都叫得清楚,脆生生的。
  要知道,我们并没有特意教她分辨不同年龄的称谓,所以对她的准确判断,确实有点儿惊讶。小朵朵的聪明劲儿,刚开始一点一滴显露出来呢。

  特别要说一说,朵朵对平素很亲近的毛家小姐姐的特别称呼。
  我们逗她喊“毛毛”,开始时朵朵咬字还不甚清晰,叫成了“莫~莫”。只见她嘟起小嘴儿,成了圆圆的“O”形,从小圆孔中间努力地发出“MO~MO~”,嘴形可爱极了。
  从此朵朵一看见毛姐姐就翘起小嘴叫“MO~MO~”,再想纠正她改口叫“姐姐”,习惯已经改不过来了。久了,朵朵逐渐发音清晰,从“MO~MO~”变成了“Mao~Mao~”,咬字总算准确了。
  出于礼貌,我不断教她改口叫姐姐,终于,朵朵学会了平生第一个非重复叠音的称呼:“毛~,姐姐!”没错,就是这样子的,前面的“毛”字拖长,略一停顿,然后加上了清脆的“姐姐!”。这个独特的称呼被我们饶有兴趣的模仿了好久,很有味道呢。
  现在,朵朵叫“毛、姐姐”已经很上口了,有时我逗她玩,省略一个“姐”字,直接教她叫“毛姐”。朵朵乐呵呵的一个劲儿叫“Mao-Ji!Ma-Ji!”(“毛姐、马姐!”)(马家小姐姐是另外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)

  对日常事物的称呼就更有趣了。相比之下,朵朵对事物的称呼要模糊一些,口齿不甚清晰,更显得奶声奶气的:
  花花——“挖挖”
  鸟鸟——“诺诺”
  球球——“酒酒”
  牙牙——“摇摇”(摇摇车)
  蛋蛋——“怠怠”
  馒头——“馒馒”(这个还算清楚)
  肉——“打打”(方言的里儿童口语发音本来应该是“嘎嘎”的)
  鱼——“鱼”(这个很清晰)、“摆摆”(口语里说的是“鱼摆摆”,摆尾巴的鱼)
  贼——“桔桔”(说的是“贼贼”,我吓唬她说偷我们家“嘎嘎”的,结果她一看见挂着的香肠就指着大叫“贼贼”示警)
  ……
  至于熟知的“手手”、“脚脚”、“袜袜”、“帽帽”等等,这些她都说得很清楚的。常常是躺在我怀里,用手逐一指自己的眼睛、鼻子、耳朵、嘴巴、脸蛋、手脚,嘴里“啊啊”作声,示意我一一叫给她听;往往指一下自己的眼睛,又指一下我的眼睛,指自己鼻子又指我鼻子,摸自己耳朵又摸我耳朵,表示自己会辨认五官和四肢了,笑眯眯地期待我的表扬。我不禁要狠狠亲上几口,逗得她咯咯笑作一团。

  前一段时期,朵朵比较亲妈妈。我一叫她喊我,她就不耐烦的随口叫:“妈~妈。”
  我装作生气,让她重新叫。小家伙又随口叫道:“奶~奶。”
  我哭笑不得,让她再叫。她又嗲声嗲气的叫:“毛~毛。”
  FT!我被她整崩溃了……
  朵妈取笑说,看嘛,人家朵朵心目中最重要的三个人,就是没得爸爸哟!
  我好生郁闷!

  近来朵朵非常亲我,一不开心了就哭哭啼啼的寻找我,仰着小脸蛋,伸手要我抱抱,带着哭音娇滴滴的叫我:“爸~爸~”声音拖得软软的,还拐着小弯儿,既是撒娇又是放嗲,可怜巴巴的。
  我和朵妈又惊讶又好笑,从没这样子教过她放嗲,真难为她是怎么学会的?

  朵朵聪明又可爱,爷爷奶奶都很宠爱她。
  小家伙也很是机灵,对爷爷戴帽的样子看得久了,一进门就去瞅爷爷的脑袋,若是没有戴帽子,就笃笃笃的径直走到卧室去,在床头柜上找到爷爷的帽子,拿起又急急忙忙的去找爷爷,“啊啊”示意要给爷爷戴上。
  每次只要看见爷爷光着脑袋,朵朵就会主动去给爷爷找帽子,惹得奶奶嫉妒地批评她只会拍爷爷马屁。
  其实朵朵看到奶奶做针线活时,也会兴致勃勃地跑去为奶奶拿老花眼镜的。而且,支使她帮忙拿什么东西,朵朵都能听懂,并很快的找来。这么个小不点儿,都能够听使唤了,朵爸朵妈享福的日子不远咯! :grin:

  某日,我坐在沙发上看书,朵朵腻在我腿边自顾自玩儿,忽然听得“啪”一声轻响,朵儿立刻哭啼起来。
  我赶忙抱起她来哄,又不明就里,不知她为何而哭。听声音似乎是被橡皮筋之类弹到了,可在地面四下寻找都不见。朵朵奶奶也说茶几上本来有一根小橡皮筋,此刻也不见了。
  真是奇怪了,我摸不着头脑,又找不到凶器踪影,哄了好一会儿,才逗得朵朵破涕为笑。
  待到给朵朵喂饭饭时才真相大白:我正给她系上围脖,忽然发现她脖子上有一条细线。初以为是油泥污垢呢,正纳闷怎么才给她洗过澡又脏了?仔细一看才惊觉,正是那根失踪了的橡皮筋!
  原来,顽皮的小朵朵独自玩弄着橡皮筋,一时臭美,模仿朵爸给她扎小辫子那般,戴在头上扯啊扯,一不小心松了手,就“啪”的一声套在了脖子上,勒出了一条深深的红印。
  可怜小朵朵又疼又委屈,说又说不出来,怎不哇哇痛哭!

  这两个月来,朵朵一直保持着上下各四颗牙齿的状态,座牙(臼齿)没有一点动静,不能吃稍微带韧性的食物。
  我急也急不得,只好打趣说:朵朵是标准的八齿美女。据说,笑露八齿才是最完美的笑容。我们家朵朵,无论浅笑、大笑、娇笑、害羞的笑,都只露出八颗牙齿,岂不正是标准的古典美女么!
  玩笑归玩笑,心里总是盼着的,时常观察朵朵的牙龈,有好多好吃的正等着她呢。
  上个月终于发现朵朵上腭的座牙冒出来了!白色的,小小的尖芽,左右各一,摸上去微微扎手。
  欣喜之余时时关注它们,目前,小芽长势良好,就要变成两颗雪白的座牙了。再以后,就应该是下腭的座牙了吧?一一对应着,朵朵就可以用它们嚼菜菜肉肉和水果了,呵!

  小家伙最近养成了坏习惯,一不如愿就耍赖,动辄往地上跪倒,有时甚至慢慢趴下去,怎么叫也不起来,非得等我来抱。
  衣服弄脏没什么,重要的是她这样不讲理的蛮横性格,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呢?

  朵朵满周岁的时候,我教她伸一根手指表示“一”;半年过去了,朵儿一直只会伸食指说“一”,我反复教她做“二”的手势,她始终适应不了,食指伸得笔直,可中指就不由自主的弯曲,颤巍巍的,做出一个别扭的手势来。
  朵朵数数也只会数“一”,和生疏的二姑妈回来不到半天就玩熟了。
  姑妈教她认图画书上的数字:“一,二,三,四,五……”可朵朵嘴里却把它们念成了:“一,一,一,一,一……”
  有时候教她背“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”,朵朵兴冲冲的叫:“一二!八九!”中间的数字全被她吃了。

  这段时期玩的新游戏是:我们互相叫对方,并且应答。
  比如朵朵撒娇的叫我:“爸~爸!”我答道:“诶!”
  马上又回叫她:“朵朵!”小朵朵奶声奶气的应道:“诶!”
  如此的应答锻炼,朵儿把它当做了一种有趣的游戏,玩得兴致勃勃。
  她本来就喜欢逐一呼叫家人,爷爷,奶奶,祖祖(曾外祖母),伯伯,爸爸,妈妈,姐姐,一一的叫来,我们都“诶”声答应,然后回叫她,朵朵答应得脆生生的:“诶!”
  外面的婆婆爷爷们也喜欢这样逗她,听她可爱的应答。有时候叫疲怠了,朵朵也会装聋,充耳不闻的。
  这不仅仅是游戏,也是培养一种基本的礼貌,以后还有好多东西要慢慢教给她呀。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