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2
Mar

最喜欢谁

03月2nd 2010  朵爸  天使攻略, 挚爱亲友  Trackback  2 Comments

一岁六个月二十四天[570 days]:

  朵朵离开妈妈这么多天,心里可想妈妈了,有事无事总喜欢念叨妈妈,就连假装识字时,用手指一点一点书上那根本不认识的字,嘴里咿咿呀呀的念:“#¥@%~哎呀妈妈!……#¥@%~哎呀妈妈!……”分明只有几个字,却被她叽里咕噜的反复读来读去,最后都要加一个“妈妈”,目不识丁却装模作样,可好玩了。
  小小的孩子,就有了思念的心眼,谁说我们家朵朵不聪明呢?
  一回到家,见到了妈妈,朵朵甚是欢喜,总爱叫妈妈抱抱,惹得朵爸都暗伤了,每次逗她:“朵朵最喜欢谁?”朵朵总是回答:“妈妈。”无论我怎么引诱、暗示,她都矢志不渝,绝不改口。
  其实朵朵最喜欢的是谁呢?应该是爸爸,不然为什么每次她半夜里惊醒,总是下意识的哭着找寻爸爸呢?为什么她跌倒、磕疼,总是哭着伸手要我抱抱呢?为什么只有我陪在她身边,她才会安心的很快睡着呢?为什么陌生人逗她,她总会往我身边躲呢?为什么被突然吓到,会条件反射的扑到我怀里呢?为什么痛哭不止的时候,只有我抱在怀里才哄得住呢?为什么半夜说梦话,轻声呢喃的名字是爸爸呢?
  平素里朵朵对爸爸的喜爱,甚至让朵妈都嫉妒,我乐呵呵的对她说:“谁叫我是一个奶爸半个妈呢?”想来如今她对妈妈的热烈情感,是多日思念的最终爆发吧,并不能代表我在她心目中的位置被取代呢。
  我是这样子一厢情愿的自我安慰,心里平衡了。朵妈责怪:“是不是要朵朵说最喜欢爸爸,不喜欢妈妈,你才高兴嘛?”我笑着说:“既然反正她长大后终归更亲妈妈,不如现在多喜欢爸爸些吧!”
  话虽如此,再问朵朵最喜欢谁时,她忽然改答:“妈妈,爸爸。”这下皆大欢喜了,朵朵真是聪明啊!
  不过,心里却又为排名先后开始暗暗计较了,呵呵!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命根,谁不愿意自己在孩子心目中更重要呢?

  今天又带朵朵去动物园玩了。
  小小的动物园更加冷清衰败了,上次看过的动物,又少了些许。
  在孔雀笼子前正看得专心,教小朵儿辨认,笼中的公雀忽然发出一声粗嘎的鸣叫,把我吓了一大跳,朵朵更是哇哇大哭,转身扑到我怀里,抱着我的腿簌簌发抖。
  不怪朵朵胆小,连我也从来不知道,孔雀的鸣叫会这般粗声而响亮,一直见它们在笼中端庄淑静,或伫立或踱步,气度优雅,于是凑近了仔细观看,突如其来的一声怪叫,难怪不惊魂!朵朵这么小,当然也就吓惨了。
  外表与内在之差异,有时真的失之千里。估计朵朵这辈子都不会对孔雀这物种有什么好的印象了。

  哄得朵朵止哭后,带她去看猴子。一到猴山,朵朵平时在图书卡片上见得多,一眼就认出来了,指着兴奋的叫:“黑黑(猴猴)!”
  买了一袋红薯条喂猴子,小猴儿吊在铁丝网上,从网孔中接过薯条就喂嘴里,喀嚓喀嚓吃得欢,居然还把薯条顶端带的一点皮儿吐掉,真讲究。
  朵朵见了也闹着要喂,鉴于猴子的伤害可能性不强,就应允了她。小家伙拈着薯条,亲手递给小猴儿。猴子吃得开心,朵朵也玩得快活,总算挽回了先前被吓哭的坏心情。
  买来的薯条喂完了,朵朵意犹未尽。外婆提议用糖试试,我对朵朵多了解啊,说:朵朵这么喜爱糖糖,肯定舍不得喂猴猴,改喂自己嘴里了。
  果然,拿着自己最喜欢的花生牛扎糖,朵朵再不舍得喂猴子了,扭着躲着就是不愿意交出来,笨拙的想往嘴里塞,不小心却掉到地上,乐极生悲了。见她跟猴子争食,太好玩了。
  最终还是把掉地下的糖糖喂给了小猴子,另外给朵朵喂了一颗。小猴子嚼得津津有味,从来没尝过这么甜蜜的滋味,而小朵朵也美滋滋的嘟囔着腮帮子,四目相对,各自心里都美得很。

  再到黑熊的池边玩,就不敢让朵朵去喂它了。虽然黑熊直立起来趴在池壁,摇头摆尾做感谢状,可它毕竟状甚凶暴,又仅有几根栏杆阻隔,心里没底,生怕一不小心朵朵从我怀里挣脱出去,掉下池子,只有抱紧了朵儿离开池边,倒是让朵妈过足了瘾,玩得欢声笑语,不亦乐乎。她此刻就像个贪玩的孩子,与小朵儿也没多少差别。

  狮笼中污秽不堪,那老雄狮已经饿得躺在地上,懒得动弹了,偶尔眯一下眼睛。朵朵在图书上看到的狮子,从没有如此委顿的形象,也就对它不感兴趣了。只有我仍心怀敬畏,默默向来日不多的它告别。不要去逗弄招惹它,那是对百兽之王的侮辱。曾经慑人心魄的雄浑长啸,永远保存在记忆深处。

  整个动物园里,朵朵却对再普通不过的鸽子最感兴趣了,指着大叫:“鸽鸽!nio-nio(鸟鸟)!”她喜不自胜,然而鸽群扑闪着翅膀落到身边来吃玉米粒时,她又有点怕怕;待得适应了,怯意既消,她学着我拿玉米粒去喂鸽子,却不知道抛洒,而是捏着一颗就想去喂鸽子,象喂猴子那样,把鸽群吓散开了。小家伙诚挚无比的捏着玉米粒追着它们跑,鸽子却不领情,一哄而散,呼啦啦纷纷飞旋而去。

  朵朵又骑了一回马儿,当然是和妈妈合骑。超重的朵爸是骑不了的,对那匹瘦小的马儿有点担心。
  其实我看朵朵并无多少兴趣,分明是朵妈想骑马玩儿才是,自己不好意思,就假借朵朵的名义,开心的留影,每张上都是她的笑脸。哎,你也不是曾经的轻盈少女了哦!孩子她妈!

  最后高高兴兴的坐了一回跷跷板。平时里是坐不成的,朵妈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一头翘。
  今天这个木头的跷跷板甚长,朵妈和小朵朵可以一前一后坐在同侧,朵爸我独霸一方。一家人嘻嘻哈哈的跷来跷去,朵朵可欢喜了。
  饶是如此,朵妈加上小朵朵仍然不敌,我还得努力踮着脚减轻一点儿重量,否则就把她俩高高翘起,张牙舞爪,再也沾不着地了。

2 Comments

1

胡图图  on 03月5th, 2010

会不会是因为朵爸的体重,所以朵朵才会在害怕的时候下意识的找爸爸呢 :razz:

回复

朵朵爸爸 Reply:

呵~那可不大像,应该是爸爸天天陪在她身边,潜移默化的影响吧

回复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