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14
Apr

姐妹情深与口头禅

04月14th 2010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一岁八个月零五天[613 days]:

  在家休假了两个月,朵朵与我朝夕相处,形影不离,依恋之情大增。本月初,重新上班那天,将小朵朵送到爷爷奶奶家,她依依不舍的对我说拜拜,似略带哀伤。
  待到我下班回来时,朵朵听见我开门声音,兴奋得大叫。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亲她的脸蛋,她咯咯笑着躲避。
   奶奶说,我走了以后朵朵闷闷不乐,偶尔想我得紧了,跑到紧闭的门边,哀哀的抚门而哭,嘴里喃喃叫爸爸……

  我的胸口被重重的撞了一下,涌起柔情万种:一个人对你这么的想念,这么的依恋,一心的想着你,盼着你,信赖着你,怎不叫人感动莫名!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对她好,亲她,疼她,全心全意去爱她,一时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她。

  朵儿长大了许多,朵妈凝视她半响,忽而陶醉地对我喜道:“我们家朵朵,将来至少也是中上之姿吧!”
  我笑道:“胡说,朵乖乖分明是大美女!”
  不过实事求是的说,朵朵没有婴儿时期漂亮了。现在的她,瘦瘦弱弱的,乱蓬蓬的头发纤细发黄,随风飘扬,长牙之后的脸蛋儿不再是圆嘟嘟的了,而略微有点扁,因为太瘦,下巴变得尖了些,身子纤瘦,腿儿细细,整个一黄毛小丫头模样。只有她偏过脸蛋儿凝望别处时,能找回一点从前那胖嘟嘟的感觉。
  然而,我发现自己对朵朵的感情,以前的喜爱,现在渐渐变成了怜爱。那么个小小的人儿,仿佛脱胎于自己,有着相似的容貌,相同的性格,又纤弱小巧,如何不令我心疼!喜爱未曾减少一分,又增了万般的怜惜。便是这种情感了。

  朵朵会说越来越多的词语了,而且能将两三个词连成句子,表达出清晰的意思。忽然发现朵朵的口音里,已带着一些娇憨的鼻音,听上去很有意思。
  现在她尚且咬字不准,很多词语的发音含糊不清,却也稚嫩可爱,颇为有趣。每逢听到可爱的童音,都忍不住想记录下来,留作纪念。待到不远的将来朵儿更大些,发音准了,说话清晰了,就再没这么有趣的惊喜了:
  一、糖糖:糖糖是朵朵的命根子,喜欢得不要命,起初她叫作“gang-gang”,后来渐渐变成了“ga-ga”,成天缠着我要吃ga-ga;
  二、鞋鞋:四川方言中鞋字读“hai”,本来朵朵读“hai-hai”,但是她带着鼻音,读作了“黑-黑”,并且前一个字读得很短,略作停顿,仿佛乘隙吸了一口气,然后将第二个字吐出来,尾音拖得长长的,如释重负(“猴猴”的发音类似);
  三、太阳、月亮和星星:朵朵把太阳叫做了“爱牙”,月亮叫做了“余那”,“月亮弯弯”叫做了“月阿弯弯”,星星叫做了“西西”。她最喜欢看月亮了,不管是圆月还是弯月,总是指着欢叫:“月阿弯弯!月阿弯弯!”若是夜空中有星星闪烁,就更是欢喜了:“西西!西西!”

  朵朵会数数之后,我就开始教她认数字。小家伙果然聪明,如今基本上认识了从一到九的阿拉伯数字。若是单独写一个数字叫她辨认,几乎都可以读对,但偶尔也会心不在焉的弄混淆。
  在看到有数字的地方,例如门牌号、汽车牌照、报纸、图画书,我总会和小朵朵玩认数字游戏;朵朵爷爷奶奶在俱乐部打牌,也喜欢把她抱在膝上,逗她认扑克上的数字。有趣的是,他们把扑克上的“A”(本地玩法里读“帽”)也教会朵朵了,以至于我叫朵朵认汽车牌照上的号码时,如果中间有“A”,她总是叫道:“帽!”至于看到图画上的问号,也屡屡被她误认为了“2”。
  门上有一福字,上面贴了九只老虎。每逢出门时,朵朵就喜欢学着我们的样,用指头逐一点那些老虎来数数,这个时候我就不打扰她,静静的听她数下去。只听得她慢吞吞的念:“一,诶,仙,细……”只要不被打断,她总能正确的数到九,只不过手指就是胡乱指点了。

  朵朵喜欢脱了鞋袜,光着脚丫在沙发上撒欢。握着她的小脚丫,忽然发现脚底似乎有一点点茧了,不禁感慨:想当初,这个小脚丫多么秀美小巧,宛如玉琢,不胜一握。如今可长大了许多,连茧子都快磨出来了,这也是因为日渐活泼的朵儿成天快活地东奔西跑罢。将来,还会伴随她,去更多更远的地方,直至似风筝一样,成为我们遥远的牵挂。

  如今朵朵胃口不开,吃饭很不认真,喂得苦恼异常,非得拿我手机放视频给她看,来转移注意力。
  以前爱看鸟儿的动画,总是嚷嚷:“克(看)鸟鸟!克鸟鸟!”自从看了一段《NOBODY》的热舞之后,就被深深吸引了,叫嚷:“阿姨,(跳)舞!”看得入迷都忘了张嘴,兴之所致,还会挥动小拳头伴舞。她对这段热舞很是钟情,即使给她看不同的版本,她都不满意,嚷着要换回来。
  如今,又增加了“克鱼”、“诶播(海豹)”、“饿噢(企鹅)”等多个变化,头疼的是,给她看鱼的时候,她叫嚷着要看海豹,切换到海豹时,她又嚷嚷要看鱼,来来回回折腾我。

  有一种电动的摇摇车,小孩子们最喜欢坐了,朵朵也不例外,才几个月大时我就抱她去坐过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  附近美好家园下的孕婴用品店门口摆放了几台摇摇车,朵朵去熟了,只要路过必嚷嚷着:“坐摇摇!坐摇摇!”牵着我的手,或是自个儿小跑上前去了。只要一坐上去,朵朵立刻快活异常,一脸喜色,完全上了瘾。
  我不禁好笑,再看看坐摇摇的其他孩子们,或呆若木鸡,或如痴如醉,或心满意足,喧杂的音乐中,个个犯了鸦片瘾似的,正自前仰后合、摇头晃脑的享受呢。只有在成人的眼里,才是百般的无趣罢。

  美好家园楼下一块空地,每晚有很多婆婆们在这里跳健身舞。朵朵很喜欢看,每次都看得津津有味,情不自禁的随着音乐起舞。
  她的自创舞蹈有两种,一是合着节拍挥动小拳头,一是抖屁股舞,后者尤为可爱。双腿微弯,略撅着小屁股兀自抖动,以合音乐节奏。
  小朵朵对此痴迷,瘾大得很,平时路过就会指着那地方说:“婆婆跳舞!”到了傍晚时分,更是急不可耐的叫嚷:“跳舞!跳舞!”活脱脱一个急着赶赴舞会的小舞迷模样儿。
  我笑着对朵妈说:“你瞧,小家伙好大的瘾,急着参加舞会去咯!”

  小朵朵越大越顽皮了,犯错也多了起来,常常惹得我佯装生气,要打她的小手。
  我自然是舍不得打疼了她,却勾起了她的兴趣,当作有趣的游戏一般,往往主动伸手来给我打。我便顺着她,轻拍她掌心,也是想逗她玩,再打另一只小手,再打她的双脚,最后拍拍小屁股。
  朵儿欢喜得紧,对此流程也大是受用,从此只要是自己犯了错,就兴高采烈的跑我面前一伸小手掌:“爸爸,打!”我打了左手她赶紧伸右手,打完又分别抬两只脚:“脚脚!”最后转过身来撅起小屁股来让我打:“罢比(屁股)!”
  如今甚至小家伙即使没犯错,也要故意弄点错出来,比如故意撕破图书,或是胡乱涂画,然后喜滋滋的伸手给我:“爸爸,打!”得意洋洋之情,仿佛不是犯错受罚,而是被表扬一般。
  到了这个份上我只有苦笑了。

  朵朵这么大了,为了培养小淑女的目标,我开始教她一些简单的礼貌用语,比如:请,谢谢,不客气,对不起,没关系。朵儿甚是聪慧,没怎么费劲就学会了,只是尚不太能主动说,常常要我们提醒她,或是引导她说出来。
  朵朵说“谢谢”的发音有特点,读作“xiě-xie”,仿佛外地人口音;“没关系”的“没”字却不会说,变成了“关系”;“对不起”说成了“嗯起”,“不客气”更咬字不清。
  求别人帮忙要说“请”,别人帮助了自己要说“谢谢”,别人说谢谢自己要说“不客气”,做了错事要说“对不起”,别人说对不起自己就答“没关系”。这些词语朵朵基本上都会说了,不过有时引用得不甚恰当,逗起一些小小的乐趣来。
  平时对答多了,朵朵说顺了嘴,有时不待我引导,自个儿先把答话说了出来,我还没说谢谢呢,她先郑重其事的说“不客气”了。最好玩的是,偶尔我不小心碰疼了她,或者撞倒了她,小家伙一边哭啼一边连声的说“(没)关系”,令我怜爱之余,甚是忍俊不住。

  朵朵这么大了,还是戒不掉吃奶嘴的习惯。婴儿时,安抚奶嘴几乎可以遮住她的半张小脸蛋,如今大孩子了,还仍然含着奶嘴睡觉,长大以后还不羞煞?可不吃也不成,她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,真真的命根子呢。
  某日我哄小朵朵午睡,好半天了她仍旧兴奋得很,蹬来蹬去,嘴里唠唠叨叨说个不停,又是咯咯娇笑。我心里纳闷了,往常这个时候她早已困得不行了,哄一会儿就睡着了呀,今天怎么如此兴奋?
  我正摸不着头脑,朵朵终于忍无可忍了,嚷嚷:“爸爸,奶嘴!”一经提醒我顿时恍然,不禁哈哈大笑。原来竟忘记给她吃奶嘴了,难怪小家伙这么多话,原来嘴上一直闲得慌。
  爷爷给她拿来奶嘴,朵儿一见便眉开眼笑,奶声奶气的说:“谢谢爷爷!”含上奶嘴,不一会儿俩眼皮一耷拉,便自睡着了。

  在小区里,朵朵羞怯内向,不太与别的孩子交好,平素在一起玩的最多的,就是爷爷奶奶楼上的毛家小姐姐。处得久了,感情就深了。
  毛姐姐憨直要强,有时难免耍横欺压小朵朵,朵儿也不以为意,只当她是最亲热的好朋友,下楼就四下寻找,要跟她玩。
  俩小丫头在一起玩久了,当真姐妹情深,不但朵朵时时挂念毛姐姐,她也常念叨着“唐妹妹”,一见面就喜笑颜开。
  俩人玩得快活,难舍难分,到了吃饭时间,我牵朵朵回家去,朵儿不从,哭闹着还要去玩,毛姐姐也恋恋不舍的叫朵朵。
  我强行将小朵朵抱上楼,走到半途放她下来。朵朵手抚楼道间的花窗,从孔洞中望去,戚戚而泣,喃喃的念:“毛姐姐……”泪珠颗颗滚落。
  见她情深如斯,我心中大是感动,又不由一酸:只盼此生有人真的一直待她好,不欺侮她,如我这般疼爱她,不负她的信赖与依恋。

  小孩子看见别人有好东西,难免艳羡,蛮的豪夺,怯的垂涎,这是小孩子的通病。小朵朵也不曾例外。
  我对此很是担忧:朵儿自然不会抢别人的东西,但若是因羡慕而低声下气,我心里肯定难受。因此,重要的是培养起朵朵的独立性,与自尊心,那种不卑不亢的难得气质。
  于是,每逢此情景,我就对朵朵说,不要去羡慕人家的东西,爸爸给你买哈。懂事的朵朵总是点点头,不舍的移回目光。我也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都会尽量满足她。
  再以后,乖巧的小朵朵羡慕之下,不待我开口,就会大声的自我安慰:“爸爸买!”(意指爸爸会给自己买的,而不是叫爸爸买给自己)然后转头不看。见此状,我心大慰,甚喜。
  没想到“爸爸买”渐渐成了朵朵的口头禅,只要看到什么好东西,或者我们不允许她碰的,她都会主动宣布:“爸爸买!”心态之良好,大大超出我的期许。甚至看到稀奇的,古怪的,好玩的,统统一句“爸爸买!”而顿时心平气和。
  看到别人吃冰淇淋:“爸爸买!”
  看到别的孩子骑自行车:“爸爸买!”
  看到热气球:“爸爸买!”
  看到挖掘机:“爸爸买!”
  天上飞机掠过:“爸爸买!”
  ……
  甚至逛街时看到别人推着的婴儿车里坐个粉雕玉琢的小BABY,朵朵好奇想伸手抚摸,我急忙制止。朵朵略感委屈的扁扁嘴,大声说:“爸爸买!”
  我和朵妈莞尔:这个爸爸可买不起。
  朵妈逗小朵朵说,“看到街上的美女,再喊爸爸买!”
  我嘿嘿一笑,心里想:“买回来当新妈妈么?这娃儿,从小就孝顺!”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