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20
May

聪明宝宝

05月20th 2010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一岁九个月十一天[649 days]:

  小朵朵会说越来越多的话了。现在,她习惯于说五个字的句子,主谓宾俱全,表达清晰,常常自己捧着书,用手指点着上面的字,叽里呱啦说上好半天,时不时夹杂一些似懂非懂的普通话。不知道底细的,还以为她真的在读书呢。
  我教朵朵说话,分别说出家里人在做什么。聪明的小朵朵一一道来:“妈妈格(上)班班,爸爸格(带)娃娃,爷爷买菜菜,奶奶格(做)饭饭,姐姐(读)书,伯伯(上)网……”竟也丝丝入扣。凡是她不会说的动词,皆以“格”或“克”的发音代替。

  每次上班出门,朵朵总是难舍难分,哭着抱紧我的腿不松手。因此我哄她:“爸爸上班班,挣钱钱,给朵朵买糖糖吃哈。”渐渐变成我和朵朵的一问一答,不料后来却演变得令人捧腹。起初的对答是这样子的:
  我:“爸爸去哪儿啊?”
  朵朵:“爸爸格(上)班班。”
  我:“爸爸上班班做啥?”
  朵朵:“挣钱钱。”
  我:“挣钱钱拿来买啥子?”
  朵朵:“买gā-gā(糖糖)。”
  我:“买糖糖哪个吃?”
  朵朵:“果果(朵朵)吃。”
  我:“朵朵哪儿最想吃糖糖啊?”
  朵朵张大嘴,用手一指嘴巴:“啊——”
  我:“吃糖糖装在哪儿啊?”
  朵朵拍拍小肚肚:“果果肚肚。”
  我:“糖糖装肚肚里头,变成什么啊?”(最后的恶作剧)
  朵朵:“屙粑粑。”
  完整流程本来就是这样子的,朵朵屡屡应答如流,不过我们老是问这些问题来打趣,久而久之,小家伙有些不耐烦了,不待我逐一提问,索性主动把答案吐了个连珠炮:“爸爸格班班,挣钱钱,买gā-gā,果果吃,肚肚头,屙粑粑!”
  到最后,小朵朵不胜其烦,每次信口答来,竟省略成了:“爸爸格班班,挣钱钱,屙粑粑!”
  我哭笑不得。想不到朵爸辛辛苦苦上班,就是为了这个目标!

  朵朵的童音真的好可爱。
  我教她说礼貌用语,“谢谢”总读成“xiě-xié”,奶奶打趣说她颇有外省口音;
  朵朵称呼自己仍然叫做“果果”,不过她的吐字是很稚嫩娇柔的,发音更近似于“ge-ge”而不是“guo-guo”;
  某日朵朵指着桌子大叫:“姐摸!姐摸!”我摸不着头脑,不知她说的是什么,急得小朵朵冒汗,闹了半天,才弄明白她想要桌上的玩具机器猫,说的是:“机器猫!机器猫!”
  朵朵平时都是叫“爸爸、妈妈”的(叠音词),有时顽皮起来,学着朵爸叫奶奶的习惯,大叫:“妈!妈!”召唤朵妈现身。
  我颇觉有趣,就逗朵朵也叫我,满以为她会叫我“爸!”,谁知朵朵看我一眼,大声叫:“XX!”却叫的是我的名字。我当场倾倒。
  不仅如此,朵妈休假时,我若是想要睡个懒觉,朵朵总会兴奋的跑到床边来揪我的耳朵,大声嚷嚷:“XX,起床!”

  朵朵现在洗脸终于不哭了。
  只见她鼓起莫大勇气,屏住呼吸,咬紧牙关,紧闭双眼,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。我不停的安慰和鼓励她,耳朵,脖子,下巴,嘴嘴,鼻子,眼睛,脸蛋,额头,一点一点的逐一擦拭,不能一下子盖住了整个脸儿,小孩子最怕不能呼吸了。
  洗完脸儿,小朵朵如释重负,眉开眼笑,此时就喜欢看朵爸洗脸了,而且非要朵爸装出不喜欢洗脸,呜呜哭啼的样子,看得她嘿嘿坏笑。
  相比之下,朵朵可喜欢洗手了,自己就会跑到水槽边,努力踮起脚尖,伸手去划拉水,常常弄湿了衣衫。我提一个小板凳来,抱朵朵站上面,给她洗小手儿,还嚷嚷着要香皂。
  洗完手手,朵儿开心的跑到奶奶面前摊开双手,喜笑颜开的叫:“奶奶看,好白!”

  朵朵喜欢上了捉迷藏的游戏。
  我喜欢逗她玩,走在她前面,看到路旁停着小轿车时,我赶两步藏到车后偷偷张望,只见小朵朵颠儿颠儿的跑过来,绕着车身来捉我。
  我故意逗她绕圈子,机灵的小家伙追两圈看不到我,就反方向来捉,聪明得紧。更妙的是,若是总也追不着我,小朵朵竟然会弯下腰去,从车身下探望我的所在。
  更多时候,我假装在前面小跑,朵儿眉开眼笑的在后面追,跑得踉踉跄跄,咯咯娇笑。我故意放慢速度被她捉住衣襟,朵朵更是笑得花枝乱颤,喘不过气来。
  于是,朵朵跟在我身后时,我要是没有跟她玩捉迷藏的意思,她就会性急的叫:“爸爸,藏猫(猫)!”

  朵妈的馋嘴是全家心照不宣的。
  逛街路过水西门,烤肉饼的香气飘来,我们都忍不住嘴馋,便叫朵妈排队去买,我抱朵朵在旁等着。
  烤好的肉饼已卖光,只有等下一拨了,于是我抱朵朵骑在脖子上,看烤饼的大娘手艺。朵朵以前尝过,也是很馋的。
  不一会儿香气渐渐散发出来,围在烤炉旁的众人个个目不转睛,垂涎欲滴,却都心照不宣的装作若无其事。
  忽然三两滴水珠落在了我肩头,我还没醒悟过来,朵妈却惊讶的发现了,一看朵朵,忍不住哈哈笑,被逗得合不拢嘴。
  原来小朵朵被肉饼的香气馋得厉害,痴痴的看着,口水都流出来了,滴到了我的身上。
  众人无不莞尔。成人都爱面子,垂涎三尺也只能暗吞口水,只有小朵朵表现得这么直白,坦率,毫不掩饰,却又是一种可爱了。

  朵妈有个坏习惯,就是喜欢咬吸管,含在嘴里的部分被她咬得扁扁的,再也吸不上来了。
  没想到这个坏毛病也毫无保留的遗传给了小朵朵。给朵朵喝饮料,她喝两口就吸不动了。我夺来一看,气不打一处来,只见吸管也被她咬得扁扁的,跟她妈妈咬的形状都不走样。
  忍不住敲敲朵妈的脑门:真是的!怎么不多遗传些好习惯给朵朵啊!

  前面说到,朵朵天天在俱乐部玩,看婆婆们打牌,除了从一到九的数字认得颇熟之外,还认得了扑克牌里的“A”(按本地玩牌的习惯,把它读做“帽”)。
  从此朵朵就认识了这个大写字母“A”,无论走到哪里,只要看到这个字母,她都会叫出来:“帽~”
  汽车牌照里,户外广告上,墙上宣传画上,图画书中,只要看到“A”,朵朵都会惊喜的叫出来,一边指给我看。
  (再后来,朵朵又模模糊糊认得了扑克牌中的“K”。)

  因此我觉得朵朵肯定比一般的小孩子聪明哩,有多少孩子一岁半时就既可以从一读到十,又认得每个数字(包括零)呢?而且还认得两个大写字母呢!
  我想,是否我们从此该正式教她英文字母了呢?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