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1
Sep

唐小果

09月1st 2010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No Comments

两岁零二十三天[753 days]:

  朵朵生病时,喂药是最困难的事,每次都要强行按住,捏着鼻子硬灌。奶奶颇有经验,负责灌药;而朵爸心软,只能打下手,负责捏朵朵的小鼻子,迫使她张嘴。
  灌得多了,小朵朵也习惯了流程,尽管声嘶力竭,拼命挣扎,仍不忘了哭着提醒我:“爸爸,捏鼻鼻!”
  哎!我又是好笑,又是怜爱,只盼她快快好起来罢。
  PS:捏鼻子灌药是一种危险的方式,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不可效仿。

  朵朵喜欢唱歌了。
  她学会的第一首较完整的歌就是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,常常在心情好的时候自吟自唱: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孩子像个宝,投进妈妈怀抱,幸福享不了……”
  虽然只会重复这一小段,虽然歌词丢三落四,虽然咬字发音颇有孩子气的童音,但是听着她稚嫩的歌声,心中依然感动莫名,甚至有点儿嫉妒朵妈了。(曾经悄悄把歌词改成“世上只有爸爸好”教朵朵,却仍然希望某一天她能真正为我唱一首爱我的歌)

  小区门外交通混乱,为了从小培养朵朵的良好习惯,我有意的教她一些交通常识:红灯停,绿灯行;过马路走人行道……
  朵朵喜欢这些口诀,把它当儿歌一样。每次过马路时,总是快活的欢叫:“过马路走人行道!过马路走人行道!过马路走人行道!”一字一顿,和我一起唱诵,直到抵达马路对面。
  这种方式,可以教给朵儿很多有益的东西呢。

  朵朵胆小,逛街时紧紧的搂着我,听到一点异响都会吓得往我怀里拱。我常常安慰她:“朵朵不怕,爸爸保护朵朵!”
  久了朵朵自己都学会了,给自己壮胆说:“果果不怕!爸爸保护果果!”
  再以后却走了样,小家伙渐渐变成自我吹嘘,我们抱她上街时,她会俏皮的说:“果果保护爷爷(奶奶、爸爸、妈妈)!”
  真的等到她有能力保护我们的时候,我该也会老了罢,抱不动她咯。

  朵朵很聪明,喜欢思考,对于不懂的话语,她会用自己的思维去琢磨,作出符合自己想象的理解。
  她的口语里有一个有趣的特点:
  对于动词的反义词,比如“知道”,她懂得相反的词就是“[不]知道”;
  然而比如“看到(看见)”、“认到(口语里‘认识’的意思,反义词应是‘认不到’)”等类型的词,她都想当然的在前面加上一个“不”字,来代表相反的意思。于是经常听到她说出这样有趣又可爱的话来:
   “XX哪去了呐?果果不看到咾!”(看不到)
   “啥子嘛?果果不认到咯!”(认不到)
   “果果不吃下了!”(吃不下)
   “果果不嚼动了!”(嚼不动)
   ……
  最有趣的是原先我教她的礼貌用语,如今也走了样:干了坏事捅了篓子,我叫她道歉,她总笑嘻嘻的说:“没关系、不对起!”(对不起)
  “不对起”,这句话给我印象太深刻了,因为她老是捣蛋使坏,然后总是如此道歉。

  说到捣蛋使坏,小家伙现在越来越顽皮了,仗着我的宠爱,时不时撒个娇,捣个蛋,犯点儿错,还故意一脸坏笑的看我,作何反应。
  有时实在顽过头了,而我又性子急躁,按捺不住,呵斥她两句。
  便此时只见她慢慢垂下了头,眼圈也红了,忍了又忍,眼泪在眶中直打转,终于再也忍不住,嘴儿扁成了小小的下弯弧,委委屈屈的啜泣出声,眼泪扑簌簌的落成两条线。越哭越委屈,直至痛哭流涕,伤心欲绝。
  每每到这个时候,我都无法抵挡而投降,心生万般怜爱,捧了她的脸蛋儿亲亲,想尽办法来哄她开心。
  那忍了又忍的眼泪,无比幽怨的丰富神情,委屈得要命的抿嘴儿,哎呀!简直太绝了!这无敌的杀伤力面前,我怎不柔肠百折!

  小朵朵的顽皮常常令我恼恨得牙痒痒,捉过她来板着脸训话:“Balabala……果果错了没有?”
  “错了!”小家伙认错倒挺快。
  “以后改不改?”
  “不改!”
  我抓狂——

  朵儿有时候也耍点儿小脾气,闹点儿小别扭(多数是假装生气来玩儿的)。
  旁人问她,她扭头说:“不晓得……果果不喜欢唠!果果生气唠!”
  逗死人了!

  小朵朵还不大会自己脱裤裤、穿裤裤,所以仍然是抱着她把尿、便便。
  她便便时,我嘴里模拟着很用力的声音,给她加油。
  朵朵觉得好玩,也会模仿我,从嗓子里艰难挤出压抑的声音来:“诶~~~~~~~~佐!”
  她貌似很用力的蹬腿,身子绷得僵硬,憋得小脸通红:“诶~~~~~~~~~~~~~~~~佐!”
  噗咚一声,小朵朵如释重负,笑道:“果果累了,休息,休息!”似乎刚做了多么辛苦的劳动,还要暂时歇息以利再战。

  给朵朵吃水果,她把自己的小板凳搬来,坐的样子很乖,两手捧住啃得很秀气,笑道:“排排坐、吃果果!”假装分给爷爷奶奶妈妈都各咬一口。
  逗她:“朵朵,核留给哪个吃?”
  她头也不抬:“给爸爸吃!”气死我了!

  朵朵说话越来越清晰,但也保留一些可爱的童音:
   乖 = 给;
   大 = 嘎;
   水 = 匪;
   苦瓜 = 土搭;
   ……

  被我们在滥用的鼓励式教育下时常夸奖她聪明之后,小朵朵冒出了骄傲的苗头,常常在我们表扬她之后,(模仿我们的口吻)小小的自我膨胀一下:“果果聪明!”
  或者臭美:“果果好能干!”
  甚至吃饭时轻抚着自己鼓起的小腮帮,赞叹道:“果果好胖!”
  两岁幼儿的自恋,真是无敌!

  朵儿顽皮,被朵妈戏称为小癞皮狗。从此小朵朵把它当作了一项荣誉,时常郑重的自诩:“果果是癞皮狗!”面有得色。从此她又多了一条令人莞尔的口头禅,心情大好时便骄傲的宣布:
  “果果是癞皮狗!”

  和爷爷奶奶去逛街,在爷爷怀抱里,朵朵忽然灵感大发:“果果好幸福!……爷爷奶奶好幸福!”
  众皆惊讶失笑。我们可从来没教过她这句话,应是她偶尔听说过“幸福”这个新鲜的词语罢。只不过,待到她真正懂得幸福的含意,会是多久之后呢?那时有没有信心说出这样单纯的一句“朵朵好幸福”?
  “**好幸福!”这是朵朵新增的另一句口头禅。

  朵朵学着电视里的模样,站在沙发上,把假麦克风(手电筒)凑到嘴边装模作样,咿咿呀呀的唱歌,每唱几句就笑吟吟的致谢:“细细!细细!(谢谢)”完全一副小明星的派头。

  天天陪在朵朵身边,如今她对我极度依恋,几乎黏到寸步不能离的程度。连我要出门上班去,她也会号哭着扑入我怀里,不肯放我走。
  我哄她说:“果果乖哟,爸爸上班班去挣钱钱,给你买糖糖哈。”
  朵朵一口回绝:“爸爸不上班班!(让)妈妈切上班班、挣钱钱!”
  呵,哪里可能有这等好事哦。我心底暗自得意的是,由此可见朵朵心目中,我是最亲最喜欢的人了,朵妈该自愧不如啦。

  逛美好家园时,朵妈被免费美容的宣传吸引了去。看着妈妈被穿白大褂的阿姨带进内室,朵朵神色惊恐。
  我不愿久等,先带朵朵去儿童乐园玩,一路上朵朵迟疑不定,频频回头。
  我问她妈妈去哪儿了,朵朵不安的答道:“妈妈生病病啦,切打针针了!”

  因为胆小怕摔跤,朵朵向来不会双脚同时跳跃,只会用双脚轮流颠着跳,在儿童乐园的蹦蹦床上,她总是像小跑似的,双脚快速倒换着蹦跶个不停,姿势挺可笑,嘴里还下意识的不住念叨:“跳、跳、跳、跳、跳……”
  我们也纠正过她许多次,仍然无法掌握其中的技巧,只得顺其自然了,小家伙的姿势其实也满可爱的。
  前些天朵朵忽然就领悟到了双脚起跳的要领,控制身体平衡的方法,这可把她高兴坏了,在蹦蹦床上兴奋的跳个没够,小脸通红,畅声欢笑。
  她依然有点儿胆怯,只见她展开双手,腿儿弯弯,蹦蹦跳跳的模样,活像一只可爱的小青蛙。她快活的情绪也感染了我,由衷的为她欢喜!

  朵朵从小就活泼,尚在襁褓之中,一双细细腿儿就一直不安分的蹬来蹬去,特别是最喜欢蹬被子了,刚给她盖上就飞快的蹬开,还把它当作一项游戏,玩得咯咯笑。印象最深的,就是她保持着蹬被子的姿势,四脚朝天的呼呼大睡,腿儿蹬得笔直。
  朵朵身上要说有点儿肉的地方,就算这双腿儿了。因为她睡觉时的姿势,我们都疼爱的叫它“青蛙腿儿”,就连朵朵自己也欣然接受了这个昵称,指着她的腿问她:“这是什么?”朵朵就会笑嘻嘻的回答:“青蛙腿腿!”

  平素我们教朵朵背儿歌和唐诗,都尽量用普通话。这居然让朵朵也学会了一口蹩脚的普通话,而且几乎都是她自己凭空想象的音调(四川话和普通话最大的区别就是音调的不同),听来全不着调。
  她的兴致一上来,咿咿呀呀,抑扬顿挫,自顾自的尽情发挥,只是荒腔走调的吟咏、演讲,特别逗,也特别可爱,每每听得我和朵妈哈哈笑。

  早前曾教过朵朵各种动物的叫声。某日忽然问她:“牛牛是怎么叫的?”
  朵朵愣了一下,略一思索,用她的“自创普通话”很慎重的答道:“Niú~Niú~”(这次倒是发音正确了)
  原来她会错意了!

  朵朵的姐姐(堂姐)很喜欢逗朵朵玩,按习俗她称呼我叫“幺爸”。朵朵听得多了,潜移默化,有时叫我也会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:“幺爸!幺爸!”
  我答也不是,不答也不是,笑着在她的小屁股上轻踢一脚:“爬哟,哪个是你幺爸?!”

  朵朵其实很懂事的,不像我所担心的那样自私或吝啬。只要自己还有多的,她挺愿意与人分享,无论是给其他小朋友,还是爸爸妈妈。除非是只剩一个,她就不情愿了,要留给自己。
  这也有我们用心教诲的功劳。我希望在特意的熏陶之下,朵朵成为一个温和大方、不小气的孩子,能够跟小朋友们都合得来,大家都喜欢她。
  如今无论是饼干糖糖水果,只要超过两个,朵朵就会二话不说,先分给爸爸或妈妈,自己再吃。
  电视柜里有一小袋冰晶糖,不小心被朵朵发现了,从此她随时一想起,就自己跑过去偷吃。但只要看见我们在,总是上来把第一颗先喂到我们嘴里,然后自己再掏一颗,嘎嘣嘎嘣的嚼得开心。瞧她多乖啊!

  我上班辛苦,累得坐在板凳上,叫朵妈帮我捶捶背。
  朵朵见了,却误以为是妈妈在打爸爸,惊恐的上来哀求:“不打爸爸!不打爸爸!”带着哭音紧紧抱着我,那一刻把我感动得心花怒放!

  半夜里去给朵朵把尿,我压低嗓子,轻轻的唤她:“朵朵,朵乖乖。”语音轻得像吹气,只动嘴唇,不动喉。
  没想到睡梦中的朵朵也用同样低的唇音轻轻答了一声:“哎。”
  我忍住笑,悄声道:“朵朵乖,起床屙尿尿哈。”
  朵朵又是轻轻的回答:“嗯……”
  其时我十分的肯定朵朵还是睡着的,并没被惊醒。她只是在睡梦中下意识的答话,就像在梦中和我说悄悄话一般。

  可恶的蚊子在朵朵娇嫩的皮肤上叮了几个包。
  朵朵很气愤,看到蚊子苍蝇就喊:“坏虫虫!打坏虫虫!”

  转眼到了幼儿园开学的时间。
  我们都很想送小朵朵去读幼儿园,一方面小区里和她差不多大的这一拨孩子几乎都去了,平时也就没几个小朋友陪她玩了;而且朵朵够聪明,在幼儿园里能够得到更好的培养教育,如果拖太迟,对她的成长也没好处;幼儿园里小朋友很多,可以培养内向的小朵朵的学习和交际能力,让她变得开朗大方起来。另一方面,为了朵朵,爷爷奶奶平时都忙了很多,大家颇为疲倦。朵朵读幼儿园的话,我们都可以稍微轻松些。
  然而临到开学,我心底一下子不舍得起来。朵朵这样内向胆怯,初进幼儿园,不知要哭多少回呢。就连平时我稍微撇下她一会儿,她都会号啕痛哭,伤心欲绝。 更重要的是,我已经离不开她了,一天里要有好几个小时不能和她在一起,我心里会很难受。
  从她来到我身边开始,我们能够在一起的时间就开始倒计时的。看过这样一句话,“女儿和父亲,注定是分离的结局”。在我生命里,和朵朵相聚怎么也不过二十来年吧,如果每天有几个小时离开她身边,那么一年积累下来,也有好多天不能和她在一起了。这对于我,是难以接受的虚度浪费。
  带着这样矛盾的心情,我带朵朵去报名,没想到因她还不满两岁半,除了私立的小幼儿园之外,正规的幼儿园都不肯收。全家一商量,干脆等到明年春天,朵朵满了两岁半再送去吧。那时她应该也学会自己脱裤裤尿尿了,这一天在幼儿园里是很重要的。
  小朵朵这么逛了一圈,迷上了满是游乐设施和玩具的幼儿园,看幼儿园小朋友的眼神里也充满了羡慕。回家以后时时挂念,冲我嚷嚷:“果果读二~园!果果读二~园嘛!”
  “幼儿园”被她念成了“二~园”、“饿~园”,听上去甚是可爱。我的手机里为她下载了一套《小小羊蒂米》动画合集,朵朵极是喜爱,天天吵着要看“小羊羊读二~园”。
  想象到小朵朵在陌生环境里怯生生的模样,甚至哀声恸哭,闹着要回家的情景,不由的心疼不已。为此我早早给她打预防针,反复灌输,连朵朵自己都会逐一背诵了:“果果读二~园,不哭…听阿姨话,和小朋友耍…爸爸妈妈不来看,下班班来接!”

  面临着上幼儿园,才想到平时都是叫朵朵的乳名,她只知道自己叫“果果”,而不知道正式的名字。如果幼儿园里老师叫她名字,她怎么也不会知道叫的是自己吧。这个问题差点忽略了!
  正式教朵朵读自己名字之前,我有意考考她,问:“你叫啥子名字呀?”
  没想到小家伙略一思索,一字一顿的点小脑瓜:“唐——小——果(朵)!”
  完全出乎我们意料!本以为她只知道自己的乳名,哪知她竟将朵妈平时对她的爱称牢牢记在了心底,而当作了自己的名字。小朵朵总是给我们惊喜,比想象中聪明多了。
  教会朵朵背自己的大名也不吃力,现在她可记得自己有三个名字了。若是谁问她叫什么,她会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果果!”
  再问她一遍,她就笑盈盈的说:“唐——小——果!”
  再强调她的大名,她就会一字一顿的,带着可爱的童音认真回答:“唐——斜(雪)——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