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16
Oct

白毛浮绿水

10月16th 2010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两岁两个月零七天[798 days]:

  朵朵越发活泼调皮了,有时轻狂起来忘乎所以,用小巴掌啪啪的打人,几次我被她打得眼冒金星、怒火中烧,恨不得狠狠教训她一顿。
  可小家伙多可爱啊,你看,朵妈被她打了一下,捂着眼睛假装呜呜的哭,小朵朵愣了,马上安慰她:“妈妈不哭,勇敢!乖……乖……”一边用手在妈妈头上顺着头发轻轻抚摸,就像平时我们对抚慰她那样。
  每见她打人的坏毛病,我不由生气的皱眉怒视。朵朵见了,赶紧用小手手来使劲抹开我的眉头:“爸爸不生气!展开,展开!”

  朵儿喜欢上了画画,成天拿着圆珠笔画着杂乱无序的线条,偏偏喜欢随处乱画,简直成了家中一害。
  她的绘画目标可不仅仅是纸张,图书、桌椅、沙发、手心、玩具,到处都是她的涂鸦杰作。她有一套动物玩偶,牛牛、狗狗、兔兔、狮子等等,每一个都被她从头到脚、仔仔细细的涂得乱七八糟,个个滑稽不堪。我无意中拿起那只玩具狗狗,不由的吓了一跳:白色的狗狗,愣是被她涂成了斑点狗!
  最过分的是,我口渴了,端起瓷杯正要喝水,突然间发现,水中的杯底也被画花了!一大团的圆珠笔墨痕!我真服了,太有创意了吧?

  朵朵本来胃口就不好,最近喂饭更是苦恼异常。
  她只吃那么一丁点儿,就象喂小猫咪似的。喂她她就张口接着,不嚼也不吞,痴痴的看着手机上的动画片入神,饭饭就含在嘴里,催的急了就努到腮边;再喂一口,又含到另一边腮中,两个小腮帮子鼓鼓的;再喂,又含在口中,小嘴嘴都快包不住了,终于“哇”的一声,全都呕吐了出来。喂了半天,一口也没吃进去。
  每次给她喂饭,我是苦恼又头疼,辛辛苦苦喂进去几口,最终一次性全吐出来。我如何不抓狂!
  偏偏小家伙还洋洋自得,绷起上唇,指着突出的人中部位,自夸:“看,果果好胖!”

  在遂宁朵朵的姑姑家中玩了半个月。
  姑姑拖地后,小朵朵不慎滑倒,摔得哇哇大哭,眼泪汪汪。姑姑扶她起来,没想到她向姑姑一伸手,说了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:
  “果果绊蹦了……赔起!拿钱钱赔起!”
  太有才了!

  小朵朵自个儿玩的时候话很多,叽里咕噜说个不停。她又多了一句莫名其妙的口头禅“咿哒嘿”,喜欢在每句话后面都加上一句“咿哒嘿、咿哒嘿”。
  听她假装给妈妈打电话:“喂!哪呵?下班…BALABALA…咿哒嘿、咿哒嘿!” 

  朵朵虽小,可爱帮大人做事了。看见姑妈打扫卫生,她兴奋的嚷嚷着:“果果爱卫生!”跑去找来了一条抹布,上上下下到处擦拭,乐此不疲,貌似勤快得很。
  可仔细一看:小家伙拿抹布在地板上认真的擦,然后又擦桌桌,沙发、茶几,最后居然把茶几上的水果逐一仔细的擦了个遍!
  勤快是好事,可是你的顺序是否弄反了呢?

  给朵朵买了一个“伢牙乐”小牙膏,本想尽早培养她刷牙的好习惯,没想到却成了她非常喜爱的玩具。
  她好喜欢她的小牙膏,成天形影不离,在家里不说了,出门也要带着,连睡觉时也紧握在手里。早上醒来,第一眼就是四下寻找:“我的小牙膏呐?”

  后来她移情于那套被她画得面目全非的动物玩偶,每天都要挑一个随身带着,宝贝得紧,陪她玩,陪她逛街,陪她吃饭,陪她睡觉。
  她看我手机上的动画片时,一定要把牛牛狗狗青蛙喜羊羊什么的摆一圈围坐在手机前,陪她一起看动画片,其乐融融的画面,既搞笑又温馨。
  坐摇摇车的时候,朵朵也会挪出一个位置,让心爱的玩具和她并排一起坐摇摇。
  出门的时候,她还会向留下的玩具们摆手告别:“牛牛拜拜!狗狗拜拜!喜羊羊拜拜!……”
  她是把它们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小伙伴罢,才会喜爱得这样纯净,这样真诚。

  在不经意间,小朵朵从我们这儿捡了一句口头禅:“跟你毛起!”
  (注:口语,“要向你冒火、发脾气,要和你碰硬”之类的意思,含最后通牒式的警告语气。)
  她笑嘻嘻的对我说:“跟你毛切~”我听了好多次,才明白她的话,又好气又好笑,按住挠她的胳肢窝:“好嘛,看我也跟你毛起!跟你毛起!”
  小朵朵嘻嘻哈哈,扭来扭去的躲,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。

  朵朵看我手机上的动画片《三只孤儿猫》,每当看到三只小猫在风雪中冻得簌簌发抖、挤作一团时,总是情不自禁的叫:“猫猫快回家!(外面)下雪咯!”
  我暗自喜欢,小朵儿的怜悯和疼爱,完全发自内心,自然流露。如我所愿,她真的会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孩子喔。

  朵朵喜欢乱涂乱画,她已经能够正确辨认好几种颜色了。
  但她最喜欢的颜色竟然是橘红色,那么多彩色笔,她总是先把橘红色抓在手里,也是最早用光墨水的一只笔。
  不只是画笔,连穿衣服、鞋子,她都喜欢挑橘红色的;倒几颗彩虹糖在手心,她总是最先挑选橘红色的糖豆吃;甚至一排彩色椅子里,她也嚷嚷着非橘红色的那只不坐!

  带小朵朵去恒业旺街坐一块钱八个币的摇摇,她看到别人玩敲田鼠的游戏很动心。
  想起她一岁多时带她玩敲田鼠,那时候她还很小,反应慢,没有爸妈的帮助一个也没敲到。不知现在她的反应速度会有多大进步呢?
  于是给她一只小锤,不去帮她,任她自由发挥。游戏的成绩令我刮目相看:27个!要知道上一次来玩她可是得了零蛋哟!看来朵朵的敏捷和灵巧有了很大的进步啊,小家伙正在不知不觉的成长呢。
  过了两天带朵妈一起来看朵朵的表演,没想到成绩更好了:33个!

  和爷爷奶奶一起看电视,朵朵睁大眼睛看得认真,也不知道她究竟看懂了些什么。
  忽然她指着电视上的广告中一男主角:“这个叔叔(象)伯伯一样!”
  我们一看,乐了:果真与朵朵的伯父有几分神似。小家伙还真有眼力哈。
  后来每逢那个广告,甚至还没等男主角露面,朵朵就叫了出来:“(象)伯伯一样!”

  最搞笑的是,每次在电视上看到油头滑面、眉眼轻浮的周立波,朵朵就会说:“这个叔叔好丑!”
  童言无忌。小朵朵的审美观还挺靠谱啊。
  我们打趣的问她哪个叔叔不丑,她一指广告中的帅哥们:“这个叔叔不丑!”眼光不错!

  我们平时言语不慎,小朵朵又偷学得一句新的口头禅:“老子抖肉!”
  (注:抖[方言中发音“dou”]肉,指打对方一顿,让对方吃皮肉之苦的意思。)
  某日朵朵调皮,我吓唬她,脱口道:“再不听话,老子抖肉哦!”
  不料小家伙笑呵呵的对答:“老子抖爸爸肉!”
  我目瞪口呆大出意料,没想到朵朵把这句话学会了!而且她还完全弄懂了这句口语的意思,活学活用到我头上来了!

  一直认为朵朵是非常聪明的,继承了我的优良基因。要是她继承的是胸大无脑的朵妈的智商,那可不得了。
  在这一点上,朵妈也很自知,从不强词夺理,毕竟朵儿的前途要紧。
  某晚一起看电视,某专家声称:“从基因上看,儿子的智商主要取决于父亲,而……”
  听到这里,我的心猛一沉,自是以为他接下去会说女儿的智商取决于母亲,不由暗生怒气的向朵妈恨了一眼。哪知朵妈此刻也转头偷偷瞧我脸色,眼神中带着不好意思和自知理亏的歉疚。
  我俩正好对上一眼,便听得专家继续说道:“……而女儿的智商,取决于父母双方的综合水平。”
  大出意料,不禁松了一口气。再一回想刚才朵妈心虚的眼神,一切尽在不言中,我俩忍不住笑了出来,瞧这心有灵犀!
  嘿嘿,幸好朵朵智商不像她妈一个人,哪怕和我综合一下平均值,也不算最糟糕的情况了,好歹可以接受罢。

  朵朵不到两岁就能够认识从1到9的数字,连扑克牌都全认得(花色除外),这不正是聪明的表现么。
  我们教她儿歌,唐诗,童谣,现在朵朵不仅背几首童谣,会唱《泥娃娃》、《小燕子》、《小兔子乖乖》、《两只老虎》、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等好些儿歌,而且还会用笨拙的普通话,奶声奶气的背唐诗呢,比如:
   床前明喂(月)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喂(月),低头西(思)肚(故)乡。
   锄禾义(日)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吐(苦)。
   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笛(啼)鸟。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。
  除了这三首,还有朵朵最早学会的《咏鹅》。其实是因为这首位于我们给她买的儿童早教图画书之“唐诗”的第一页,听得多了,所以印象最深。
  朵朵最喜欢那句“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”,我们一叫她背诗,她马上摇头晃脑,奶声奶气的背:“白毛~~浮绿水!”
  多可爱啊。她一天胜似一天的聪明,说越来越清晰的话,唱越来越好听的歌,读越来越深奥的诗,一天天的成长起来。
  可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她口齿不清的背诵“白毛~~浮绿水”的笑微微模样。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