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22
Nov

酸果果

11月22nd 2010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两岁三个月十三天[835 days]:

  朵朵成天以“果果”自居,听得习惯了,我们逗她,问她是什么果果?甜果果、苦果果还是酸果果?
  没想到小朵朵一直坚称自己是“酸果果”,至多偶尔也说“苦果果”,从来不承认自己是“甜果果”,真是出乎我们意料。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:smile:

  在外面玩累了,抱朵朵回爷爷奶奶家。一进门,朵儿小鼻子耸动两下,直叫嚷着要吃“鸡脚脚”。
  原来是奶奶在家熬卤汁,卤香四溢,被小馋猫闻到了,一下子猜想到曾经爱吃的卤鸡爪,欣喜之下四处搜寻,却落了个空,满脸的纳闷和垂涎,逗得我们哈哈笑。

  朵朵洗了澡,湿发蓬松的叫:“吹风,吹风!吹个风嘛!”
  原来她平素看多了朵妈洗澡后用电吹风吹干头发,自己也跃跃欲试,挂念着要“吹个风”。
  小朵朵躺在我怀里,脑袋搁在我大腿上,秀发披散垂下,紧闭着双眼,却掩不住笑意,听任我给她吹头发,好一副享受的模样。多可爱啊,再过些年,小姑娘懂得自己梳洗打扮了,这种对于我也是享受的温馨时光便一去不返了。

  一家三口从德克士出来,又说又笑,心中甚是喜乐。
  一路上,拿装全家桶外卖的纸筒作帽子,朵朵、朵爸、朵妈争着戴,扮鬼脸,嘻嘻哈哈的争抢逗乐。
  其时走到了璀璨的霓虹灯下,变幻的灯光映在各自的眸子中,而旁边店铺所播放的温馨音乐萦绕于耳边……此时我忽然心中感动莫名:多么温馨和幸福的画面!影视中那些经典的温馨瞬间,也与此刻无异罢?

  朵朵喜欢坐摇摇。美好家园的儿童城堡旁只有两个摇摇车,玩的孩子多了,经常要排队等待。
  我正站着等,忽见朵朵不声不响的挤到摇摇车前,见没人留意,悄悄用手轻轻拍喜羊羊的脑袋。
  我心里一下子雪亮,不禁为她的小心眼暗自捧腹!
  原来以前朵朵坐摇摇时,我等得不耐烦,无聊的用手轻拍摇摇车脑袋,没几下摇摇就停了。从此小家伙以为是我用手拍停了摇摇,再碰到这样,她便急得挥手阻止我:“不拍!不拍!拍停了!”
  这次她等得心急,便耍起了小聪明,想要悄悄的拍停摇摇,就该换自己坐上去乐!

  冬天近了,天气越来越冷。小朵朵娇嫩的脸蛋,在干燥寒冷的气候里最容易皲裂了。
  小时候她很不耐烦我给她抹宝宝霜,如今却甚是喜欢,百依百顺。
  我常逗她说擦个“小香猪”或是擦个“香香公主”。听得多了,她就会一点也不害羞的把脸蛋凑过来,主动向我示意:“爸爸,擦香香公主嘛!”

  朵朵不知从哪儿学会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词:眠起。
  她扯着我,叫我象她那样,手儿托腮,作假寐状:“爸爸,眠起嘛!”
  晚上哄她睡觉的时候,她也拍着旁边的枕头,叫我陪着她睡:“爸爸,来,眠起,眠起嘛!”

  朵朵的新口头禅新鲜出炉了:
  富有爱心的她,饱含同情的、奶声奶气的说出:“好造孽哦!”那个韵味别提多可爱又可乐了:
  (注:造孽,方言中是“可怜”的意思)
   对人:“果果脚脚痛,好造孽!”
   对物(插玩具风车的小棍被她玩丢了,她深表遗憾):“风车没得棒棒了,好造孽哦!爸爸买个新棒棒!”
   对事(最好玩是这个了!当她看到动画片《三只小猪》中大灰狼掉到了热油锅中,烫得捂着屁股落荒而逃时):“大灰狼烧到屁股了,好造孽!……买个新屁股!”

  朵儿从小就很喜欢坐秋千,还不会走路时,就已经在我们家楼下的那座滑梯下面坐小秋千了。
  那个秋千很小很小,只有三岁以下的孩子才能挤坐进去。小朵朵安静的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,很是惬意。
  另一边有一座大的秋千,小孩大人都可以坐的。朵朵看着大孩子们嘻嘻哈哈的荡秋千,眼中满是羡慕。
  没人的时候,朵朵也央求我,要坐“大秋秋”(朵朵口语)玩儿。我总是怕她抓不牢而摔下来,直到看见比她小的妹妹也坐得很好,才答允了,不转眼的在旁边保护她。
  朵朵坐上了大秋千,快活异常,出乎我意料的是,她一点都不害怕,还一个劲儿叫我再高点,直到我将她推得比大孩子还荡得高,她的身子仰得几乎要与地面平行了。
  只见小朵朵双手紧紧握住秋千索,小脸蛋被冷风吹得通红,两条马尾小辫象狗耳朵似的甩来甩去,忽而前忽而后。
  她就是静静的不说话,抿着唇,透露出一股淑静的味道来。铁索秋千有节奏的发出“吱溜”的声响。
  我忽然一下子看到了多年以后,那个淑静温柔的少女,也是这样静静的坐着秋千上,一荡,一荡。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