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6
Dec

滴嘚儿

12月6th 2010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2 Comments

两岁三个月二十八天[849 days]:

  朵朵睡觉不老实,虽然小时候从床上睡到床头柜上的笑话不再重演,可也在被窝里睡得张牙舞爪,奇形怪状,一个人就占据了半张床,我们都得让着她。
  某天我睡得呼吸不畅,胸口发闷,噩梦连连,快要喘不过气来。从梦中惊醒,大口喘气,才发觉原来是小朵朵睡得横了过来,一条腿架在我脖子上,压得我不能呼吸,另一只热乎乎的小脚丫蹬在我脸上。
  我欲哭无泪呀!

  朵朵顽皮时,指甲抓破了自己的鼻子,留下了结痂的疤痕而不自知。
  午后,爱臭美的小家伙在镜子前挤眉弄眼,忽然看到镜子中自己鼻子上的血痕,惊奇地问:“我哪们了?我哪们了?”迷惑不解的率真神情把我都逗乐了。
  注:哪们,口语中“怎么”的意思。

  小朵朵又学会了一个新词:滴嘚。她时不时的用这个词来表达自己的恳求:
  “我再看滴嘚嘛!”(叫她不要再看动画片,专心吃饭)
  “再吃滴嘚!”(想吃肉肉了)
  “还要屙……再屙滴嘚!”(早上把尿和便便时,她总觉得意犹未尽)
  也只有她才能把这个词说得这么玲珑可爱了。
  注:滴嘚,大约是口语中“丁点”的演化,一点点的意思。

  朵朵跑到屋里,悉悉索索的从袋中抠出几颗糖,出来却毫不隐讳,得意洋洋的宣布:“小老鼠偷糖糖吃咯!”或者是:“小老鼠偷饼干咯!”
  你见过这么可爱的小老鼠么?

  朵妈哄朵朵睡觉觉,给她讲故事,说朵朵原来是藏在她肚子里,天天唱歌跳舞好快活,跳啊跳,一不小心就掉了出来……朵朵听得好着迷。
  我们再问朵朵是从哪里来的?
  朵朵甚是认真的回答:“是从妈妈肚肚里面出来的……”我们正相顾莞尔,朵朵又续了句:“……好叶(热)和!”
  顿时逗的我俩笑到肚疼!
  注:热和,方言中“温暖、暖和”的意思。

  朵朵近来非常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,一句话非要问个“啥子”,然后是“啥子”的“啥子”,然后是“啥子”的“啥子”的“啥子”……无穷无尽的问下去,被朵妈戏称为“十万个为什么”。
  其实她真要弄明白个为什么?那也未必,只是随便说个什么话,她都可以加个“啥子”来起头,顺口这么一问,玩儿似的一直续下去,成了一种口头上的游戏。
  比如,看到天上的云,她就随口问:“那是啥子?”
  我答:“是云。”
  她接:“是啥子云嘛?”
  我又答:“是白云。”
  她再问:“是啥子白云嘛?”
  我无可奈何:“是雪白的白云。”
  她不依不饶:“是啥子雪白的白云嘛?”
  ……
  如此反复循环下去,她只要在我问答的任何话前面加一个“啥子”,就拿来又反问,问得我难以招架,头疼得紧。直到她的口齿不足以完全重复我的前一句话,才肯作罢而另寻话头,重新开始这种乐趣无穷的游戏。
  我不愿对她的问题随口敷衍,以免在潜移默化中,不知不觉对她的一些常识的建立造成误导。这常常也成了我作茧自缚的苦恼。还是朵妈的招管用,只要她开始掺杂不休,就回答一串长得让她无法复述的话,自然就无法加个“啥子”再来反问了。

  朵朵学会双脚跳之后,很喜欢这样跳着玩,一路上蹦蹦跳跳,象可爱的小青蛙。
  只要看见台阶,她就站上去,然后并脚跳下来,姿势笨拙,似倒非倒,她却乐此不疲,仿佛是最最好玩的游戏,快活得无边无际。

  朵朵学会了一首新诗:
  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
  她一背完,还马上复述我的讲解,加上她自己的领悟:“站得更高,看得更远。看得到天上的云,月亮,星星……”
  我一直觉得后面朵朵续上的这句话,便很有意境。

2 Comments

1

酒中仙  on 12月11th, 2010

好久没来看朵朵了,怎么没相片了啊,滴嘚儿是你们那边的方言么?

回复

朵朵爸爸 Reply:

没相片是因为google的picasa网络相册被我天朝屏蔽了,暂时没找到更好的外链相册……
“滴嘚儿”,大致上是这个方言口语的模拟发音~

回复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