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24
Dec

哪们弄嘛

12月24th 2010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挚爱亲友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两岁四个月十五天[867 days]:

  先来两段朵妈的趣事:
  一、某日朵妈带朵朵在美好家园的儿童城堡里玩。来了一个小哥哥,他很喜欢可爱的小朵朵,陪着她一起玩。
  小哥哥问朵妈:“妹妹多大了啊?”
  朵妈答曰两岁,问他几岁了。小男孩骄傲的说:“我三岁啦!”
  朵妈存心考他,问他比妹妹大几岁?
  男孩皱眉半响:“三加二等于五,我大五岁!”
  朵妈咯咯笑。没想到接下来被小男孩反涮了一把:
  他亲热的对朵妈说:“阿姨,你给妹妹再生一个小弟弟陪她玩嘛!”
  朵妈一怔,故意逗他:“阿姨不生了,你叫妈妈给你生个小妹妹吧。” 
  小帅哥看看朵妈发福的腰身,苦恼的叹道:“我妈妈肚肚太小了,生不了了!”
  朵妈当场石化。
  二、自从和朵妈结婚之后,一直求她给我打一件爱心牌毛衣。无奈朵妈生性疏懒,应承下来却拖拖沓沓,心情好就打两针,没心情就扔办公室抽屉里,拖了五六年了也没完工。
  前些天她跟我商量:毛衣的身子部分快打完了,但她没兴致继续拖下去了,干脆不打衣袖了,改成个毛线背心?
  我又好气又好笑,冲她吼一句:干脆你再拆几行,给我改个胸罩得了!

  听到电视广告里“中奖啦”的台词,朵朵总是情不自禁的跟着叫:“中奖啦!”奶声奶气,殊是欢喜。

  朵朵对她的动物玩偶充满了亲爱之情,坐摇摇要一起坐,睡觉时也攥在手中,甚至陪她一起看手机上的动画片时,也要让玩偶们围坐在最好的位置,宁愿自己被挡住视线而偏着脑袋看。

  朵朵常到俱乐部玩,跟里面打牌的婆婆爷爷伯伯阿姨们都混熟了,真是人见人爱。
  但是当有人要离开回家时,要是给小气的朵朵看见了,会急得直哭,不许人家走。她以为别人说回家,是要去朵朵自己家呢。
  这样子,每个人说句“回家咯”,都会惹得朵朵又哭又闹,拼命阻止,也惹得大家哈哈笑。
  都喜欢这样逗她玩,反而真正要回家的人只得轻手轻脚的开门溜出去。朵朵若是听见一丝动静,就紧张的向门口张望,生怕漏放了一个人跑自己家里去了。
  虽然情状可爱,但毕竟给人家添麻烦,不得不早早抱朵朵回家,让她守着自己家门才放心。

  这些天气温极低,朵朵不小心也感冒了。
  她时常拖着一条清涕,几乎要到嘴唇边了。可当我赶紧拿纸巾去给她撸鼻涕时,她都会下意识的一吸,一下子给吸了进去,甚是可乐。
  不得已给朵朵灌药。哪知小家伙出了新花招,一见情况危急(被我紧紧搂住),就哭闹着要尿尿,或是要屙baba,屡试不爽。
  她哭得涕泪横飞,情真意切,似乎十分急迫,然而真去给她把尿,蹲半天却一滴也尿不出来。我和朵妈都无奈苦笑,认定这是小家伙躲避灌药的花招,一致称之为“尿遁”。

  和朵朵一起玩,她忽然冒出一句:“爸爸好帅!”我见她眼神清澈,不似有伪,不由得哈哈大笑。

  朵朵现在更会用筷子了,小手手握着一双长长的筷子,虽然动作稚拙,却总是能顺利的夹起菜肉,喂到嘴里。看她认真的模样,哪里是在吃饭,却是当作了最有趣味的游戏一般。
  我自己端碗吃饭,忽然小朵朵颤巍巍的夹了一块肉片放我碗里,说:“爸爸吃肉肉!”
  我怔住了,心中一阵狂喜,一阵颤动,真想狠狠的心疼她!

  朵儿的普通话越来越好了。常看她捧着一字不识的书,用指头点着上面的方块字,咿咿呀呀的读,抑扬顿挫,有模有样,平仄音韵已与普通话很接近了。
  她已经不是在简单的臆造,而是模拟着我们平时教她儿歌的发音,来读一些简单的句子了。虽然还多半音调不准而怪腔怪调,颇为好笑,但她的进步也着实令我刮目相看。
  过了年就要送小朵朵进幼儿园了,等她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之后,这错误百出的稚嫩童音的乐趣,也会不复存在了罢?

  朵朵一岁多就会从一数到九了。如今她更进一步,已经开始尝试二十以内的数数了。
  不过她也只是凭兴趣自学,我们没有刻意教她。所以她从一数到九尚正确无误,接下来就磕磕巴巴不能连贯了:“……十,十二,十三,十五,十八,二十!”

  朵儿喜欢吃糖糖,最喜欢阿尔卑斯奶糖了。
  她问我,这是啥子糖糖?我答:阿尔卑斯糖。
  听了两遍她似乎记住了,可当别人问她吃的什么糖时,她一下子卡壳了,想了一会儿,大声答道:“阿里巴巴糖糖!”(照例“糖”字发音作“ka”)

  这也是平时给她讲很多图书上故事的功劳。有一次朵朵还冲着房门大叫“芝麻开门”呢!

  朵朵一时兴起,给家里人“好人坏人”的胡乱排号:“爷爷是好银;奶奶是坏银;妈妈是好银;爸爸是坏银!……”
  我们故意逗她,引得她说自己一句好人,都会十分开心。
  后来朵朵学聪明了,无论说到谁,一律是好人。问她谁是坏人?她答:“电视里面有坏银!”

  问朵朵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,简直成了我的一项乐趣。因为听她简单明了的回答“妈妈肚肚里面好叶(热)和!”,是多么可爱!我最爱听这句了!
  有时甚至她还会手舞足蹈的比划朵妈告诉她的故事:“……在妈妈肚肚里面唱歌跳舞,不小心,‘嘚——’一下就掉出来咯!……”

  朵朵学了一句洋文“OK”,可爱拿出来显摆了,动不动就甩上一句“欧-kěi~”,还是带方言口音的童声版的!

  教朵朵说方言版“HAPPY”,问她:“果果嗨不嗨皮?”
  小朵儿总是快活的嚷:“嗨皮!”呵呵~

  每逢过马路时总是紧紧搂着小朵朵,提醒她小心点儿,耳濡目染之下,可爱的小家伙也学了个十足,在我怀抱中主动伸出双臂,搂住我的肩膀作保护状,叫到:“爸爸慢点!慢点!”充满信心地用她细小胳膊护翼着我。
  这样的情形,每次回想起来,心里总是暖暖的,感动莫名。

  朵朵如今好喜欢蹦蹦跳跳,走在街上,看见个台阶或石头墩子,就要站上去,然后并拢双脚跳下来,当成很好玩的游戏,乐此不疲。
  她现在快两岁半了,走路稳当了很多,更加喜欢跑,喜欢跳,并且是双脚并拢的跳着玩,扮作小白兔模样。
  朵儿最喜欢小白兔了,一边蹦蹦跳跳,一边背儿歌:“小白兔,白又白,两只耳郭(朵)竖起来……”甚至好爱吃胡萝卜的菜,边吃边念叨:“果果喜欢吃胡萝卜,果果是小白兔!”

  朵朵喜欢看小鸟鸟,一高兴就给我们比划鸟儿飞翔:只见她身子向前倾,双手从腋下翻到身后,上抬并略张开,可爱小手儿作翻飞状,奶声奶气的叫:“鸟鸟是恁个飞滴!鸟鸟是恁个飞滴!”

  朵朵顽皮时,我们假装生气说把她送人。以前她一听就哭,现在可学聪明了,笑嘻嘻的回答:“送给爸爸妈妈!”
  我故意说爸爸妈妈不要。朵朵不气不恼,成竹在胸:“送给爷爷奶奶!”
  依次下去,又送给伯伯、嘟嘟(姑姑)、哥哥、姐姐、丹丹姐姐、外公外婆……她不慌不忙,逐一应对。幸得有这么多人亲她、疼她,幸福是享也享不完的样子。

  带朵朵打预防针,到疾控中心时,她问这是哪里,我哄她说来买糖糖,哪知她接口答道:“爸爸带果果打预防针针!”原来上次来过,疼得她印象深刻,记住了这个地方。
  见被她识破,也哄不了了,我就安慰她:“果果勇敢哈,打针针疼一下就好了,乖娃娃不哭哟!”朵朵懂事的点点头。
  原本我就没抱希望于怕疼的朵儿不哭,没想到她表现得还真勇敢,从头至尾都没哭一声。只有在刚开始时往胳膊上喷消毒酒精,她身子一哆嗦,暴露出了她内心的害怕。
  我为她担心,遮住她视线,不让她看到阿姨扎针,她却扭头非要眼睁睁的看着,针头扎进肉里,疼得她眉头一皱,却勇敢的坚持了下来。
  药很快推完了,医生阿姨直夸小朵朵勇敢。我欣喜的亲亲她,看见了她眼中的那一点泪光,却又笑得好快活。
  小朵朵一回家就奔去四下宣告:“爷爷奶奶,果果打预防针不哭!”
  从此朵朵可招摇了,在小朋友面前,动辄骄傲的自吹自擂:“果果勇敢!打预防针不哭!”

  小朵朵有时太顽皮,朵爸朵妈直挠头,拿她没法,无奈的相视一摊手:“这么调皮,哪们弄嘛?”
  小家伙却把这句话学去了,一旦顽皮捣蛋犯了错,没等我们开口,狡黠的嘻嘻一笑:“哪们弄嘛——”娇嗔的语气当场把我们笑翻了!
  一想到她可爱的娇嗔,嘴角就情不自禁的露出笑意。甚至喜欢模仿着她的语气,娇滴滴的说一句:“哪们弄嘛?”
  (注:“哪们弄”,口语里“怎么办”的意思)

  今晚是平安夜,愿我的宝贝一生平安喜乐,健康幸福!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