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28
Feb

幼儿园第一周

02月28th 2011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  Trackback  2 Comments

两岁六个月十九天[933 days]:

  这个星期,是朵朵在幼儿园的第一周,小家伙正式踏上了这条漫长的学习之路。

  20日是幼儿园报名的截止日期,由于太和四幼不增开小班,象小朵朵这样大,过年才够两岁半的孩子,只有到四幼城南分园(银华幼儿园)了。还好院子里好几个小孩都是这种情况,一起去报名。银华只增开一个小班,这些小朋友们都会和朵朵在一起。平时都玩的熟,多几个小伙伴,朵朵也许就不会太难以适应陌生环境了。希望她在幼儿园里多结交些好朋友!

  到幼儿园一看,报名的小孩真不少。学费又涨到了800,比春节前咨询时多了一百。中国特色……无语啊!
  老师登记了小孩的姓名住址、家长的联系电话,给每个小孩发了一张写了名字的标签,贴在胸前,这样在老师跟孩子们还不熟悉的阶段,就不会弄错孩子的姓名了。每人还要用贴了名字的书包或袋子,装一套内外裤子留作备用,孩子尿湿后及时更换。
  新开的是“小二班”,一听这名字就像是放牛班,呵!放牛班也有春天嘛。
  小朵朵之前成天嚷嚷要“上二(幼儿)园”,真的进来了,充满好奇的东张西望,还跑进教室里,找个小板凳坐得乖乖的。她可一点也猜想不到,迎接她的将会是怎样的幼儿园生活。

  小丫头尽情撒欢、自由自在、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就要一去不返啦!

  第二天(21号)一大早,习惯了睡懒觉的小朵朵就被吵醒了,闭着眼睛躲在被窝里不肯起来,恼怒的哭闹抗议:“果果不切(去)读二(幼儿)园!果果要费(睡)觉觉!”
  好容易哄得她穿衣起床,洗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今天是小朵朵第一天走进校园,朵爸朵妈都特地请了假,来见证她人生里最重要的一天。我还带上了DV,要把这美好一刻记录下来,陪她一直到大学毕业。

  虽然幼儿园离家不过百米,小朵朵仍不肯沾地,硬缠着我去幼儿园。门口尽是送孩子的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,有的小宝宝也是入园第一天,哭个不休。朵朵也被感染到,一路上闷闷不乐。
  到了小二班教室门口,看到门口迎接的老师和教室里哇哇大哭的孩子们,朵朵害怕了,搂紧了我的脖子嚷嚷:“回家家!回家家!果果不读二园!”
  我们哄着她进教室,挨着认识的小朋友一起坐在小椅子上,老师也给孩子们发玩具。好容易引得她分了心,刚一起身,紧张的小朵朵终于哇的大哭,扯着我的衣襟不松手,眼泪汪汪的要跟我们回家,充满了恐惧,生怕我们丢下她不要了。
  于心不忍又实在难舍,再去哄她不哭,就怎么都无效了。眼看上课时间到了,再痛苦也是一个必须的适应过程,将朵朵托付给老师,我硬着心肠拖了朵妈便走。
  回头看时,朵朵在老师硬抱之下,哭得声嘶力竭,绝望的向我伸着手,眼睁睁看着我们离开,心都碎了。
  哭得我也心酸莫名,偷偷趴窗户看,见她坐在小椅子上伤心欲绝,满脸眼泪,已经哭得没有力气踢蹬了。
  小二班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一样,教室里哭声震天,一塌糊涂,有的孩子甚至趁老师开门瞬间就从门缝往外钻,老师只得严严实实的堵在门口,只许进,不许出。
  家长们听得哭声,个个揪心,都围在窗前偷看,惹得孩子们挤到窗边,仰着一张张眼泪汪汪的小脸,哇哇哭着寻找家人面孔。
  老师不得已,劝大家不要在窗前围观,这样反而无益于孩子早日割断心理上的羁绊,适应幼儿园生活。孩子初次进幼儿园,都是要哭上好几天的,这阶段过去就好了。
  再三劝说下,大人们才恋恋不舍的散去。我和朵妈也往回走,可一路上耳边都回响着朵朵心碎的哭声,浮想她那绝望的眼神。我俩默然相顾,心里空落落的。

 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,在我们牵心的算计中一点点过去。很快到了幼儿园放学时间。
  我和朵妈急急忙忙的走来,幼儿园门口已经围了数百名家长,个个伸长脖子,焦急的等待开门。
  11:10,大门准时开启,家长们一拥而上,一窝蜂的往各自孩子的教室门口冲,几乎全是婆婆爷爷大叔大婶们,个个身手矫健,迅捷如风,一路小跑,生怕接晚了一丁点儿,自家的孩子就多吃了一会儿苦似的。
  朵爸朵妈不好意思跟老年人争,待走到小二班教室时,窄窄的门口已经堵上了一大群老头老太太,挤来攘去,乱糟糟的。
  教室里哭爹唤娘,鬼哭狼嚎。趴在窗口偷瞄,只见张张小脸涕泪横飞,拥挤在门口,个个仰面哇哇号哭,象一群伸长脖子张大嘴巴、嗷嗷待哺的小鸟儿。不用说,小朵朵也在大合唱之列了,还分外卖力。
  俩老师满头大汗的打开门,堵在门口,逐一将孩子交到各自家长手中。老头老太太们发了疯似的往门口挤,个个奋勇争先,急切地抢夺自家孩子。门口一时乱了套,就像灾民哄抢救灾物资的案发现场,甚至有的孩子爬桌子径直从窗口翻出来。
  已得手的赶紧心疼地哄孩子,把糖果往孩子嘴里塞;还没挤到门口的,急切的踮着脚尖仰着脖子唤自家孩子的小名儿,其声之悲,其情之凄,犹如国破家难,生死离别。
  好一出乳燕归巢、稚子泣血的大戏!朵爸朵妈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总算没忘了我们家小朵朵,将她从人缝中抢出来时,小家伙已哭得进气多,出气少,满脸大鼻涕泡泡,一下子扑在我怀里,手里还攥着装湿裤子的口袋——小家伙尿湿裤子了。
  再看看其他小朋友,嘿,好多都拎着口袋或者背包。看来幼儿园第一天留下的印象,都不美好啊!
  (在寒冷季节里,尿湿裤子对这些衣衫臃肿、缺乏自理能力的小朋友来说,可是个大问题!)

  抱着眼睛都哭肿了的小朵朵回家,一路逗她开心。直到无力地依偎在我胸口的她,微微咧嘴笑了笑。随即又想起了被“抛弃”的伤心事,眼圈一红,小嘴儿又扁了。
  中午朵朵茶饭不思,郁郁不乐。按照往常她每天的习惯,都是要睡两三小时午觉的。好容易哄得她睡着了,小小的眉头还皱着,神色苦恼,泪痕隐隐。

  往常小朵朵一贯大睡特睡,如今可不同了,等她醒来幼儿园都该放学啦。强行去叫醒她,小家伙抱着枕头大哭:“果果还要费(睡)!——还费(睡)滴嘚(一丁点,详见《滴嘚)!”
  送往幼儿园的途中,睡眼惺忪的小朵朵一路哭哭啼啼。临近小二班教室,更是搂紧了我的脖子大哭。哄得她在座位上玩玩具,还时刻紧张的留意着我们。我偷偷溜出了教室躲在窗后瞧,朵妈却陪着她,一遍又一遍的哄,反而都恋恋不舍,直到老师快要来轰人了。
  朵朵扑过来,哭啼着往门外追,被老师抱了去,安放在座位上,伤心大哭。朵爸朵妈在窗外颇为不忍,硬起心肠转身就走,一边互相安慰:哭几天就好了。

  心神不定的捱过了两小时,又到了接朵朵回家的时间。
  幼儿园门口照例围了一大群焦躁不安的家长,大门一开,扑腾腾的蜂拥而入,一溜小跑冲到各自门口。
  老师吸取了上午的教训,将一条课桌横在门口堵住,按家长呼唤逐一抱出孩子,秩序好了很多。
  我在窗外探头一望,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小朵朵瞧见了,更是扑到窗边仰面大哭:“要屙尿尿!果果屙尿尿!”待到接出来一看,裤子又是湿漉漉的,老师忙得都没时间给她换了。

  小朵朵回得家来,闷闷不乐的神情,就像一只被关进笼子的小鸟儿,失去了自由,也失去了快乐。哭了一整天早已困乏了,不到九点就上了床睡觉,手里还攥着她心爱的玩具小狗。
  万事开头难,这真是疲惫不堪的一天啊。
  “接下来就会慢慢好起来了。”我们自我安慰。

  第二天一早,朵朵仍是哭:“还费(睡)滴嘚(一丁点)!还费(睡)滴嘚!”不肯起来,仍是一路抽抽噎噎去幼儿园,仍是抱着我的腿不松手,不肯进教室,最终还是被我硬塞进去,交给了老师。朵朵痛哭着向老师张开双臂要抱抱,被抱到座位放下来,趴在桌子上哭。
  不过总算要比第一天好很多了,我心里的郁积减少了几分。

  再来接孩子时,老师们指挥着狂热的老头老太太们排好队,按先后顺序逐一接出自家孩子。从此,小二班门口的秩序彻底好转,哄抢孩子的乱象基本消失。
  小朵朵虽然拖着两条鼻涕,泪痕宛然,可看到窗口的朵爸,竟然笑了,急切的向我汇报:“裤裤又屙湿了!”
  大部分小朋友都已习惯,不再尿湿裤子,而朵朵洋洋自得的举起装湿裤裤的口袋,多少让我有些汗颜。

  于是朵爸朵妈耐心的反复教她,想尿尿的时候就去找老师,让老师牵去厕所,给她脱裤裤,“牵老师衣服说:‘果果要屙尿尿!’”
  小朵朵听懂了,很认真的用手牵自己另一只衣袖,重复:“把老师衣服牵倒说屙尿尿!”其表情和语气,很郑重,很可爱,也更显得搞笑。

  果然,下午小朵朵很乖,终于没有尿湿裤子,让朵爸朵妈喜出望外。问她怎么做的,她又是扯着自己的衣袖:“果果牵老师衣服屙尿尿!”撅着小嘴儿,又是认真,又是骄傲,太可爱了。
  然而第三天,朵朵又尿湿了。从此隔三岔五,一直不得断根。真是一大烦恼!恐怕要等到春暖花开衣衫渐薄,手脚灵便了,才会学会自己穿脱裤裤,真正戒掉这个坏毛病吧。

  朵朵在一点一点适应幼儿园的生活,再往以后,已经不怎么哭了,甚至放学时看到我来接她,还会喜笑颜开。我想,她就要开始融入其中了。

  可是过了两天,朵朵重新变得哭闹不止,怎么也不肯进教室门,嚷嚷着要尿尿或是便便,往门外躲,借机尿遁。对她的突然变化,我也迷惑不解。
  有时候,问她幼儿园好不好玩,老师好不好,朵朵都大摇其头不肯回答,甚至一问就哭,用小手手捂我的嘴,不许我问。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安。

  然而有一天,忘了交朵朵的医保证,上课中途匆匆赶去。想瞧一瞧朵朵的表现,便在窗外偷瞧。这一来终于发现了朵朵表现异常的原因:
  只见所有孩子都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,一个老师坐前面给孩子们讲故事,另一名年轻老师在教室里巡视,哪个孩子没坐好,腿没放好,手没摆好,老师就瞪眼、严厉呵斥,不轻不重的拍一下。孩子们吓得都不敢动弹,更不敢哭一声。
  我没有看到朵朵,但是想到平素胆怯害羞又自由惯了的她,绝对更是感到极大的压抑和害怕。难怪在家里一提到老师她就哭。
  两位老师平时都很和蔼亲切的,脾气很好的样子。但在经过了头几天的纷乱和磨合之后,她们肯定是为了逐步维持起课堂秩序,给孩子们灌输纪律的约束,要让每个孩子都变得规规矩矩的。所以一直温柔可亲的老师,在孩子们眼中突然就变得严厉可怕起来。胆小的朵儿,惊恐程度尤甚。
  我顿时百般无奈:且不论这种压制孩子们活泼天性的教育方法之对错,老师也不是圣人,会有精力有心情去对每个孩子无限度无止境的释放温柔。只可怜小朵朵才两岁半,什么也不懂的小不点儿,从来就自由自在的开心小天使,哪尝过这般被约束被羁押的滋味?爸爸妈妈也不在身边,无依无靠的恐惧,一定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。
  真希望小朵朵尽快的克服胆怯和依恋,早一点适应这种纪律、规则,也就早一点体会到幼儿园生活的真正快乐吧。

  很快到了周末,有两天可以不上幼儿园,朵朵开心极了。我和朵妈为了补偿她,尽量陪她玩了个够,坐摇摇、坐旋转木马、坐公共汽车、河边放风筝,都是朵朵喜欢的活动。
  朵朵一下子忘记了幼儿园生活的阴霾,欢笑连连,重回到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。
  不过为了她保持良好的生活规律,作息时间都与上幼儿园期间保持同步。这样倒好,彻底戒除了朵爸朵妈周末抱着朵朵大睡懒觉的坏习惯。
  星期天晚上九点多,朵朵早早入睡了。凝视着她玩得兴奋而红扑扑的脸蛋儿,我不禁心里默默的说:亲爱的小朵儿,明天,又要开始上幼儿园了。你要乖一点,要勇敢,不哭了哦!一天比一天快乐起来!

  周一。送朵朵进幼儿园,她果然又有些不习惯了,哭得眼泪汪汪的。大多数孩子都不再哭了,这更让我有点儿窘迫。
  朵朵,要乖!爸爸妈妈不会离开你。我们永远爱你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花絮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朵朵最喜欢她的小动物玩偶了,每天轮换着带出去玩,今天喜欢小狗狗,明天又喜欢牛牛了,后天又换成青蛙、狮子、小象……
  她紧紧攥在手里,一刻也不放开,吃饭拿着,上街拿着,坐秋千也要陪自己一起摇,看电视也要坐一起看,嘴里还自言自语,叽里咕噜的跟它对话,甚至晚上睡觉时也要握在手里,才能安心入睡。
  一天二十四小时,只有她睡着了那一阵子,才可以把它拿开。而早上她一睁眼,就急切的找她心爱的玩具,非要拿到手才肯穿衣起床。
  即使上了幼儿园,她也没改掉这个习惯,送去时,手里紧紧攥着青蛙,接回来时依然在手里,整整一上午就没丢过手。老师发饼干了,她也只腾出一只手来拿,结果撕不开,别人早早吃完了,她等到放学时仍然拿着完好的饼干袋,里面都被揉成渣了。
  一只手拿玩具,靠另一只手也没法自己脱裤裤。这也是她常常尿湿裤子的原因之一。
  这个坏习惯,说什么也得给她逐步戒掉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花絮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朵朵上了幼儿园,尝过别离滋味,对我们更加依恋了,无论上学放学,寸步不行,缠着要抱抱,哭着赖着不肯下地。想要将她放下来,她硬是绷成了一个脚不沾地的大劈叉,或是双腿绞缠住我的小腿,急得哇哇哭,姿势可爱又滑稽,令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
  别的孩子几乎都是大人牵着上学回家,这小家伙却赖在爸爸臂弯里高高在上,毫不脸红。问她:“果果乖不乖?”“乖!”“乖娃娃都自己走路,好不好?”“乖娃娃不自己走,要爸爸抱!”
  怎么哄也不肯下来。她最喜欢朵爸抱,因为朵妈和爷爷奶奶都几乎抱不动她了,所以她成天缠着我。
  加之幼儿园初期,受了不小的伤心、惊吓与压抑,很不快乐,我也由她了,多抱一会儿吧,给她多一分安慰,她也就不那么难过。
  不过,每次我指着开幼儿园大门的老师吓唬她说,阿姨不准抱抱娃娃,要小朋友自己走!
  胆怯的小朵朵被吓住了,每次快到幼儿园,一指老师,让她下来自己走,朵朵就会乖乖听话。而放学时,也是牵着爸爸手自己走路,直到出了大门,才敢耍赖要抱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花絮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朵朵早上7点半起床,喝奶、大小便、穿衣、洗脸、梳头、擦宝宝霜,8点20分进幼儿园,中午11点10分放学回家,吃过午饭,12点左右就要上床午睡,睡到差不多13点50分就要哄她穿衣起床,14点20分进幼儿园,下午16点40分接回家(周一提前20分钟),在院子里玩上一个小时,回家吃饭,晚上20点半,喝奶、洗漱、上床睡觉。

  朵爸的手机里,根据这时间表,设置了多达七个闹钟(提前十分钟),每天急急忙忙的往幼儿园赶,接送小宝宝,“紧张得象打仗!”看着门口人头攒动,我心里不禁想。

  原以为朵朵上幼儿园了,终于告别了与她24小时寸步不离的磨人时光,终于每天有几个小时属于自己了,终于可以清闲下来休息一会儿了,哪料到,反而时刻绷紧了弦,看着钟表,估摸着时间,生怕一不留心就错过了。
  原来,孩子上幼儿园了家长的时间会更紧张,这句话真是没错。

  倒是不管是否周末,朵朵都必须早上七点半起床,养成了习惯,时间一到她基本上就醒了。不曾想这倒帮朵爸戒掉了陪孩子大睡懒觉的坏习惯!甚至中午她午睡时,为了防止睡过头,连午睡的习惯我都戒掉了!
  在孩子逐渐养成良好的固定作息习惯的同时,朵爸也无奈的被成功改造了……

  看着门口依旧的人头攒动,绝大多数都是退休老头老太太,我不禁又想:“没想到啊,提前享受退休待遇了!哈——”

2 Comments

1

酒中仙  on 03月27th, 2011

现在还哭么,我儿子当初哭了一个月。

回复

朵朵爸爸 Reply:

早就不哭啦。现在已经适应了,送到幼儿园都是笑嘻嘻的。

回复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