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枣雪梨

雪泥的小小星空

9
Aug

新娘爸爸

08月9th 2012  朵爸  成长点滴, 童言童趣  Trackback  No Comments

四岁生日[1461 days]:

  今天是小朵朵四周岁生日,可是她却随着爷爷奶奶、姑姑、伯父一起,去云南自驾游了。此时此刻,朵朵已经离家千里了罢?自从她出世以来,从未离开我这么遥远!
  刚送走朵朵不过十分钟,心里就无法遏止的开始想念她了。小家伙坐在车上兴奋异常,没心没肺的看不出一丝留恋,连挥手道别都没一个就跑了。
  送走了小朵朵,一整天里怅然若失。忽然感觉到骨子里的孤独,离开了朵朵,我就只是世上最孤单的人……
  朵朵在身边时,各种调皮搞怪,各种恃宠而骄,让我心底焦躁不安,不知怎样去待她好,怎样去教导她,怎样让她开心,总是为了她而心烦又心疼。当她走后,却心中空荡荡的,一片茫然,才发现她就是我生活的重心,是我拥有的全部。

  昨天朵爸朵妈特意请了假,提前一天陪朵朵过生日。一大早把她哄起床,小家伙没睡够,迷迷糊糊的,即使到了影楼去拍生日纪念照,化妆师给她化妆时仍是呵欠连天。
  不过这次挺好,不像小时候那样百般抗拒,而是乖巧的听任化妆师给自己更换各种妆扮。看着她被抹粉涂腮,勾画眼影,涂上口红,小淑女形象一点点显现出来,我的心里十分欢喜:朵朵这一打扮,真真是个小美女呵!想必她长大之后,也应是很好看的。
  有趣的是,小朵朵平生第一次涂了口红,甚是拘束,又不敢闭嘴抿唇,小嘴儿一直张开成“O”型,以至于唇舌酸涩,口水都流出来了,又不敢吸,亮晶晶的挂一条线,急得呜呜叫,都要急哭了,逗得众人哈哈大笑。想起幼儿园里节日表演时,老师给小朋友们化妆涂口红后,一个个都张着小嘴成“O”状而不敢闭,生怕把口红吞进肚里,可爱死了。
  朵朵每年都会拍一组生日纪念照,将来成年后再回首,看着她一年一年的成长、变化,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吗?
  不过可惜的是,第二天去选照片才发现效果不理想,因为这次化妆虽然看上去很漂亮,实则显得比实际年龄更老气一些。朵朵不过才刚满四岁,照片上的效果却像十岁,小孩子自身的那种纯真稚气被掩盖得所剩无几啊。还是平时里给朵朵拍的那些生活照好看!

  下午,李伯伯特地来看朵朵,还带了好大一个生日蛋糕。可天气太热,我们逛了一圈,都没碰到一个朵朵的好朋友(天气太热,小朋友们都躲在家里休息呢),本来还想请朵朵的小伙伴们和她一起过生日、切蛋糕呢。
  朵朵对这个大大的蛋糕很向往,不停的问是送给谁的呀?我们哄她说是给别人的。小朵朵在蛋糕前转来转去,情不自禁的凑上去直嗅,像极了一只闻到了鱼腥味的小馋猫。
  切蛋糕之前先许愿,朵朵虽然急不可耐,仍按照朵妈的提醒,祝愿爷爷奶奶身体健康、爸爸妈妈工作顺利,“还有姑姑、伯伯!”小朵朵叫道。看她许愿的认真模样,好希望她真的懂得这愿望的含意!
  一如既往的,朵朵又变成了个小花脸,都挂念了大半年了,终于如愿以偿。意犹未尽的她还自己跑去切,直到肚肚装不下,才不过消灭了四分之一。朵朵郑重的叫我把它放在冰箱里,等她旅游回来还要吃。

  今天朵朵就走了,路途中打电话,小家伙还不耐烦,不肯接,一点也看不出她的想念。可我知道,在她那小小的内心里,其实是多么的想我们。否则,她也不会在姑姑家里时,夜里偷偷的哭,泪湿了枕头;或是在玩得正开心,忽然一个人在角落里,扁着小嘴默默流泪,姑姑问她怎么了,回答说想爸爸妈妈了……抹掉眼泪,又飞快的开心起来,兴奋的奔跑,叫喊。思念来得快,去得也快,但却深埋在骨髓里。
  不知朵朵在千里之外,会不会还挂念她的生日蛋糕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自从朵朵上了幼儿园,很久没为她写日志了。其间她成长的点点滴滴,欢乐童趣,只留存在记忆里,痕迹却也渐渐淡了。直至某一天被我遗忘吧?——深深引以为憾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朵朵的小毛病、坏习惯阶段性发作。近来突然喜欢打人了,明明跟自己的好朋友一起玩,兴奋过头自制不住,就一巴掌拍过去,把人家给打哭了。为了这我没少打她的手心教训她,可看到她眼泪汪汪、痛哭失声,我就不禁心软了。
  还有就是吐口水,也不是非要吐到对方身上,反正就是“噗、噗”的吐,做出一副排斥对方的姿态,吐又吐不远,往往还落在了自己衣服上——这点跟朵妈很像啊,看来是得其真传。
  不听话的时候,还会冲我吐舌头,做鬼脸,故意想要惹我生气。这都不提了,更绝的是,她明知道我不许她把手指放嘴里,而在跟我闹别扭时,往往对着我,故意吮吸手指给我看,还啧啧有声,各种津津有味的模样。一呵斥她就吮手指,一骂她就吮手指,一惹她就吮手指,以挑衅的眼神看我拿她没办法。
  至于兴之所致,抱着小脚丫就啃指甲,甚至吮吸脚趾挑逗我,我就不跟你提了……

  朵朵对“结婚”这件事很感兴趣,无论是看到花车,或是听到鞭炮声,还是听到电视里的婚礼进行曲,都会欣喜的叫:叔叔阿姨结婚了!又奶声奶气的念:“打雷咯,下雨咯,天上的小姐结婚咯!”
  一次朵朵看到漂亮的花车,两眼放光,羡慕的悄悄对我说:“好漂亮哦!我都想结婚了……”
  我不禁哑然失笑,问她想和谁结婚呀?小朵朵很有主见的说:“和爸爸妈妈!”

  让我哭笑不得的是,从此朵朵一撒娇,就“新娘(niāng,一声)爸爸”、“新娘(niāng)妈妈”的叫,又嗲又顽皮。特别是她想要买玩具时,抱着我的腿,“新娘爸爸、新娘爸爸”的撒娇,声音软软糯糯的,眼神闪动着狡黠,每每让我败下阵来,举手投降。

  何况她还有更绝的一招:静静的躲在一旁,瘪着小嘴,泪珠滚落,问她怎么啦?她答:不给她买,没有新玩具,她不开心了,她不幸福了……
  不幸福了……不幸福了……我那个汗哪!

  某天朵朵忽然宣布,她不叫唐小朵了,叫孟小朵!(随朵妈的姓了)不知她怎么想出这一出的?她还郑重其事的数着指头给阿姨介绍她的三个名字:朵朵、唐雪泥、孟小朵——每个小孩子都会有自我意识强烈的某一时期吧?

  小朵朵有个坏习惯,每天玩得开心,晚上不肯睡,早晨起不来。前些日子因为要上幼儿园,所以勉强把她哄起来,眼睛都睁不开,耷拉着小脑袋,皱着小脸,好不容易穿好衣服往卧室外走,没走两步,路过床边时扑通一声,上半截又倒在了床上。
  赶紧又哄起来,刚走进客厅,一下子扑进沙发里使劲儿睡。硬着心肠用冷水给她洗了把脸,朵朵哭得稀里哗啦。好可怜的孩子!眼看着暑假过去了一大半,朵朵又要回到上幼儿园那种节奏紧张的生活啦——顿时觉得生活黯淡,失去了乐趣……孩子的童真与快乐就这样一点点磨灭了……

  朵朵头发不好,发质软而少,一直想让她做个小淑女而留起长发,一年过去了,头发却没变好,只是长了许多,炎热夏天里捂着很热,几乎每天玩闹下来,她的头发都是湿漉漉的。
  因此决定给她剪短发,朵朵却总是不干,哭着说剪断了就变成男娃娃,老师就认不出来了。原来她担心的是这个!
  后来反复开导,又以买玩具引诱,好不容易她答应了,剪成齐耳短发,就是俗称的“妹妹头”、“娃娃头”。
  朵妈亲自动手,左一下、右一下,剪完看看不满意,又修修补补,越剪越糟,最后一看,成了扣在头上的一片瓦。
 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“西瓜头”吗?仔细看看,果真,朵朵变成了可爱的“西瓜太郎”!

Leave a Comment

emoticons